当前位置:小说站七星体育直播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侯门毒妃 »  121章 大夫人的下场,被贬为奴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121章 大夫人的下场,被贬为奴

小说:侯门毒妃作者:真爱未凉
返回目录

    翌日一早,因为昨夜的晚睡,安宁刻意起得晚了些,在药庐里忙活了一会儿,便见到雪儿匆匆的进了听雨轩,在药庐外,和碧珠说些什么,隐约听见什么大火,什么璃王府,什么粮食之类的。

    安宁想到昨晚让飞翩做的事情,嘴角扬起一抹诡谲的笑,完成手中药物的提炼,安宁便出了药庐。

    碧珠和雪儿一见到安宁的身影,忙围了上来,碧珠首先按捺不住了,“小姐,听说璃王府大火,仓库全烧着了,据说,那仓库里装的可是粮食啊,这璃王府哪来那么多的粮食?”

    碧珠微微皱眉,食为天的账册全部都在她的手上,按照小姐的要求,食为天的每一粒米的去处,都是写明了哪家哪家的,所以,她是知道,璃王府是没有到食为天里买过粮食的。

    按理说,食为天早在先前就已经将全东秦国的粮食给集中到了一起,没想到竟还有漏网之鱼。

    安宁自然是不会告诉她们,璃王府中之所以会有那么多粮食,完全是因为璃王心怀不轨,企图慢慢存着粮食,以备招兵买马时使用。

    那些粮食可谓是璃王赵景泽的心血啊,这一夜之间就被烧了,可想而知,他会有多心疼了!

    “小姐,老爷今日一早听到这个消息,脸色难看极了,还不停的大吼着‘天要亡他’,老爷他是怎么了?”雪儿也是皱着眉,满心的疑惑,期待的看着安宁,却只见安宁嘴角的笑意更加的浓郁,心中便明白,自己不知道其中的缘由,小姐一定是知晓的。

    安宁扫了二女一眼,将昨日的事情都告诉了二女,碧珠首先气炸了,一巴掌拍在石桌上,也顾不得痛,“我就说,那大夫人昨日将你一个人带出去是做什么,连碧珠跟着,她也将奴婢打发了,原来,大夫人和老爷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碧珠胸口剧烈的起伏着,单纯善良的她,为小姐鸣不平,大夫人这般对小姐,那是因为小姐不是大夫人亲生的,大夫人又一直嫉妒着小姐,可是,老爷呢?小姐可是老爷的亲生女儿啊!这样的事情,他也做得出来,当真是让人寒心。

    想起安平侯爷因为粮食而焦头烂额,还真是活该!

    脑中浮现出昨天飞翩离开听雨轩时的模样,以及今天一早见到飞翩时,他眉宇之间难以掩饰的兴奋,原来如此,飞翩昨夜竟干了这么大的一件事情,替小姐出了口恶气!

    “哼,大夫人,小姐,咱们不能就这么便宜了她!”雪儿也是紧握着拳头,满脸的愤怒,对于大夫人,雪儿心中一直都恨着的,便是现在大夫人在府中的地位一落千丈,偶尔也会给她脸色看,她虽然隐忍不发,就是听了小姐的话,要韬光养晦,一举攻之。

    现在她竟然这般算计着小姐,她是怎么也忍不了了!

    安宁挑了挑眉,“自然是不会就这般便宜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她本就没有打算放过他们,想到昨日和璃王赵景泽的约定,以及对安平侯爷所做的承诺,安宁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意味深长,“走,咱们可别窝在这听雨轩内了,今日的事情还多着呢!”

    二女相视一眼,雪儿咬了咬唇,显然还在气愤当中,但看小姐那一切尽在掌控之中的模样,便福了福身,转身走出了听雨轩,毕竟,在外人眼里,她依旧是这侯府的六夫人,若是和小姐太过亲近,怕是要引人怀疑。

    等到雪儿离开,安宁便带着碧珠出了听雨轩,往大厅的方向走去,还没有进大厅,安宁便听见里面传来安平侯爷焦急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这可怎么办啊,昨日才商量好了,好不容易攀上璃王府,眼看着璃王要往安平侯府送粮食来了,可这……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现在该如何是好,如何是好啊!”安平侯爷就差捶胸顿足了,一双眉毛紧紧的拧成一条线,怎么也无法舒展开来,他昨个儿夜里,还高兴得睡不着觉,却没有想到,今日一早传来的消息,却如晴天霹雳。

    “老爷,现在急也不是办法啊。”大夫人皱眉道,心中也是气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“哼,急不是办法?那你倒是想想办法啊!”安平侯爷现在是抓着谁都是一顿怒气,方才甚至连给他倒茶的丫鬟都受到了牵连,唯独三夫人还好些,不过,此刻三夫人皱着眉,却是话也不说的坐在那里,好似这一切都和她无关一般。

    安宁进了大厅,见到几人都是一脸气愤的模样,故作不解的开口,“爹,大夫人,三姨娘,六姨娘,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啊?爹爹怎的这般焦急?”

    “哼,什么事?还不是那璃王府的事,璃王府的仓库烧了,答应给七星体育直播安平侯府的粮食也没了。”大夫人冷哼道,对安宁,她的语气甚是凌厉。

    安宁一惊,忙转身就走,可是,刚走出一步,安平侯爷便将她叫着,“站住,你这是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宁儿去璃王府看看啊,昨日,宁儿不是说好了吗?今日要亲自去一趟璃王府,现在璃王府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璃王理应是需要安慰的。”安宁皱着眉,满脸的担心,让人看不出有丝毫虚假,倒是碧珠和六夫人雪儿看在眼里,心中暗自佩服小姐的演技之高超。

    若不是事先知道昨日璃王府的大火是怎么回事,她们怕也都会认为小姐是真心关心着璃王府的情况的。

    安宁此话一出,安平侯爷和大夫人的脸色更是沉了下去,安平侯爷怒声吼道,“去璃王府?去什么去?现在你还想亲自送上门儿便宜了他不成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安宁皱眉,心中却是笑开了花,安平侯爷会阻止,自然是在她预料之中的事情,现在璃王府没有安平侯爷所需要的东西了,那么他还会将自己送给璃王赵景泽么?

    安平侯爷虽然冷血无情,但也是深谙算计,明显吃亏的事情,他可不会干。

    “可是什么可是?”大夫人猛地打断安宁的话,嘴角勾起一抹清晰可见的恶意,“还真是一个胳膊肘往外拐的主。”

    安宁眸子一紧,眼底划过一抹狠意,暗自将大夫人此刻的嘴脸记在了心里,满面委屈的退到一边,“宁儿听爹爹和大夫人的话,不去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大夫人斜睨了一眼安宁,这也正好,她对于将安宁推给璃王的事情,本来就心中矛盾至极,若安宁真的讨好了璃王,那不就是璃王妃了么?嫣儿没有得到的东西,便被安宁给得到了,这不就等于在她刘香莲的脸上狠狠的打了一巴掌了么?她怎能甘心?现在这样倒是好,不过,他更加希望安宁能够被赵景泽给占了便宜,然后始乱终弃,这才是她愿意看到的。

    只是,她却怎么也想不到,自己这般见不得安宁好的心思,却将她自己推入了更加凄惨的境地。

    安宁离开了大厅,却是没有回听雨轩,而是从侯府后门儿出了安平侯府,等到安宁回到和云锦的家,而雪儿早已经借故来了这里,已经换上了小厮的打扮,安宁才吩咐碧珠去了一趟璃王府,随即,又以食为天的名义派雪儿去安平侯府,邀请安平侯爷到这里一聚。

    碧珠以安宁丫鬟的身份,小心翼翼的从后门出去,而雪儿则是光明正大的走前门儿,等到二人离开,安宁站在她的阁楼上,不经意间望见一抹身影,身体猛然一怔,从她现在所站的地方,俯视下去,一墙之隔的对面,在书房外站着的人,不是宸王苍翟又是谁?

    此刻,苍翟好似已经在那里看了许久,见安宁的视线看过去,苍翟竟也没有回避,便就这样与她对视。

    猛地,那一抹苍劲的身影一个飞身,下一瞬,那高大的身躯便腾空而起,几乎是片刻,熟悉的气息便朝安宁袭来,长臂一揽,自然而然的将安宁纳入怀中。

    “方才在下面,竟觉得那堵高墙分外刺眼,他日,我定要将它打通了。”苍翟眉眼含笑,自从知道宁儿便是这座宅邸的主人之后,他的心中便更加不平静了。

    宁儿不常在这楼阁上住,这些时日,他夜晚在书房之时,常常会闪神,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窗外,好似希望那楼阁上的灯亮着,可每一次都让他有小小的失望,今日终于见到宁儿出现在这里,他的心情可谓是澎湃汹涌,心里的热情好似要破体而出。

    霸道的语气,让安宁禁不住笑出声来,靠在他的怀中,“宸王殿下私拆民宅,就不怕别人说闲话吗?你这宸王有龙阳之好的帽子,好不容易因为安平侯府二小姐给摘掉了,可如今倒好,怕是又因为二公子给重新戴上了,你就不觉得亏么?”

    想到那些关于二公子和宸王苍翟的传闻,自从银面公子大婚之后,更是传得沸沸扬扬,有时候安宁以二公子的身份出门,那些人看她的视线隐约夹杂着几分怪异的祝福,愣是让她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我若亏了,宁儿可又会补偿于我?”苍翟挑眉,俊美无俦的脸上满是笑容,那双如星辰般闪烁着的眸子异常耀眼。

    “那你想要什么补偿?”安宁一抬头,对上苍翟的双眸,只是,在开口说完这句话之时,安宁便后悔了,自己这不是主动送上门了么?瞧见苍翟眼中闪烁着促狭的光芒,心中顿觉大窘。

    而这一抬头,却正好让苍翟扑了个正着,这般诱人的邀请,对于满心都是安宁的苍翟来说,又如何按捺得住?电光火石之间,苍翟便俯身截住了那两抹芳唇,轻柔的触碰,好似对待最珍贵的宝贝一般。

    柔软的唇,微微颤抖,安宁下意识的抓住苍翟的衣服,并没有避开,谁也没有加深这个吻,好似如此轻柔的触碰,就已经能够天荒地老,感受着彼此的呼吸打在自己的脸上,气氛更是暧昧至极,让人禁不住脸红心跳。

    “宁儿,你在吗?”

    猛地,一个温柔的女声传来,两唇相接的人倏地一惊,安宁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,但却因为太过仓促,身体失去了平衡,眼看着就要倒下去,苍翟眸子一紧,本因为那两抹柔软的唇离开自己而怅然若失,见到安宁的反应,便立即伸手揽住她的腰身,将她拉进自己的怀中。

    安宁柔软的身体靠近他坚实的胸膛,苍翟方才心中的怅然这才被填满。

    苍翟看向来人,楼下院子中站着的,不是新婚不久的银面公子和韶华郡主又是谁?独处被打扰,苍翟自然心中有些不悦,而楼下的云锦,本是带着韶华来寻宁儿,韶华眼睛看不见,但云锦却是将方才发生的事情看得清清楚楚,包括苍翟吻安宁,以及安宁失去平衡,被苍翟拉入怀中。

    这个苍翟,对宁儿确实是一片真心,但是,宁儿是他的表妹,这个世上,他最在意的人就是宁儿和韶华,所以,便是知道苍翟对宁儿真心不假,他也有些舍不得。

    说不清是什么心态,他自然是希望宁儿幸福,但看到苍翟亲安宁,他又觉得心里堵得慌,似乎是害怕苍翟对宁儿的爱无法长久,所以方才韶华叫出那一声,他并没阻止。

    宁儿的丈夫,他这个做表哥的必须要好好把关才行!

    抬眼对上苍翟的双眸,云锦眸中风云变幻,敏锐如苍翟,自然是感受得到这银面公子对他那一丝可以称之为“敌意”的挑剔,聪明的苍翟,这银面公子对宁儿的在意,他一直都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表哥,**子,你们怎么来了?”安宁从苍翟的怀中探出头来,见到二人,想到方才的事情,美丽的小脸更是一红,忙下楼,迎上了韶华郡主,借以掩饰自己方才的窘迫。

    韶华郡主没有看到方才那一幕,听安宁的声音,自然也没有察觉到什么异样,安宁将手伸过来之时,韶华郡主便亲昵的握住了她的手,“听闻你回来了,所以便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表哥和**子新婚燕尔的,还记得宁儿么?”安宁打趣道,这一下,倒是换韶华郡主脸上一片绯红,一看便可以想象得到,新婚的二人是何等的甜蜜。

    “宁儿怎的这般调皮?改日我定要跟表哥说说,你这般欺负人!”韶华郡主朝着云锦的胸膛靠近了几分,有几分撒娇的味道,嫁了人的韶华郡主多了许多小女儿的娇态,让人看了禁不住打从心里喜欢。

    “韶华,宁儿的年纪,调皮一下也是应该的,这怎么算欺负人呢?”苍翟浑厚有力的声音传来,高大的身躯也从楼阁上下来,便是走路,都透着一股子的高贵气息,好似从云梯走下的神祗,让人一看,便移不开眼。

    听到苍翟的声音,韶华心中一惊,眼中亦是划过一抹诧异,表哥怎么会在这里?她自然不知道宸王府的书房和安宁的院子只是一墙之隔,韶华郡主忙福了福身,“韶华见过宸王表哥。”

    “免了。”苍翟扬起一抹笑容,对于这个韶华郡主,他们虽然并不怎么亲近,但韶华的性子,便是那种让人喜欢的,他自然不会讨厌。

    聪明如韶华,听苍翟语气中的笑意,便也轻松了许多,想到方才苍翟言语之间对安宁的维护,不由得皱了皱眉,促狭道,“表哥,这宁儿还没过门呢,瞧你护得这般紧,若是进了门,那不是捧在手心怕摔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。”

    “**子!”安宁嘴角不由得抽了抽,本想开开**子的玩笑,却没有想到**子竟这般开起她的玩笑来了!

    下意识的看了苍翟一眼,却见他也正好看过来,那眸子中的宠溺,更是让她心跳乱得不像话,好似在告诉所有人,他若娶了自己,定会将自己当宝贝一般疼着,爱护着。

    心中暖意流窜着,脸上的笑容亦是越发的灿烂,一旁的云锦始终默默的看着这一切,尤其是苍翟看安宁的眼神,他不得不承认,对于苍翟对宁儿的宠爱与维护,他甚是满意的,不过,有些话,他还是需要亲自跟苍翟谈一谈。

    “宁儿,带你**子去楼上坐坐。”云锦对着安宁柔声道,将韶华交到宁儿的手上,宁儿没有推辞,小心翼翼的扶着韶华郡主,两个女人上了楼,进了安宁的房间,随后房中时不时的传出两个女子的笑声,似十分开怀。

    二人深交之前,本就对对方互有好感,如今成了亲人,关系更是好的不像话,一见面,便有许多体己的话互相倾吐。

    在云锦让安宁带韶华上楼的那一刻,苍翟便知道,这个银面公子是故意支开二人,于是,他便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院子中,两个男人听到楼上传来的笑声,眼神都变得极为柔和,她们是他们最爱的女人啊!

    “当初设计这个楼阁,本是看中了这里方位地势好,楼阁之上看出去的视野尤其宽阔,景色定会是宁儿喜欢的,却没有想到,现如今倒是方便了宸王殿下。”云锦淡淡的开口,他也是稍早才知道,宁儿的阁楼对下去,竟然是苍翟的书房。

    苍翟一听,眸光微敛,“如此就要谢过锦云公子了,不过,只要有心相见,便是相隔十万八千里,在苍翟的眼里,也不会是阻碍。”

    语气中的坚定,让云锦一怔,更加让他吃惊的是苍翟对他的称呼,知道银面公子便是云锦的人少之又少,现在又多了一个苍翟了吗?看了苍翟一眼,云锦并没有否认自己的身份,对于苍翟来说,或许方才宁儿的那一声表哥,便足以让他猜出自己的身份了。

    “宁儿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,现在多了韶华,我对宁儿的在意分毫没有减少,倘若你不能给她幸福,那么便是宸王殿下你,我云锦也不会畏惧半分。”云锦地对上苍翟的双眸,坚定的宣誓。

    苍翟亦是变得严肃起来,“倘若我不能给她幸福,便是我自己也不会放过自己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无疑是最重的承诺了,安宁在他心中,早已经是最特别的存在,那般美好的女子,他又怎容许自己让她不幸福?

    从苍翟的眼里,云锦看到了真诚,除了真诚之外,似乎还有其他东西闪耀着,心里终于安了下来,以苍翟的为人,承诺了,便一定会做到,这一点,他完全相信。

    脸上绽放出一抹笑容,虽然被面具遮挡着,但从眼神与嘴角之间,却看得出云锦已经不复方才的那般敌视,正此时,苍翟的声音却再一次响起,“别忘了,我的表妹你也必须好好对待。”

    云锦身体一怔,自然是明白苍翟的意思,二人相视一眼,许多东西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璃王府。

    赵景泽从来没有这么愤怒心疼过,哪怕是那些死士是在他的面前,他也不曾如此刻这般,痛得想自杀。

    昨夜,仓库无故大火,里面别说粮食,就连是其他的东西,也都全数化为灰烬,饶是整个璃王府的人忙活了大半夜,却连一点东西都没有救出来。

    那是粮食啊,在粮食紧缺的现在,是多么重要,再加上,这是他暗地里囤积起来的,花了不少心思,他若想要暗中招兵买马,这无疑可以给他提供很好的后盾,可是,一夜之间,就这么全都没了,他倒是希望自己在做梦,可是,这却是血淋淋的现实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一巴掌狠狠的拍在桌子上,一张桌子便赫然散架,倒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昨晚的火来得太过诡异,他总觉得那火是有人故意为之,可他却查不出丝毫端倪,到底是谁?是谁这般和他过不去,竟烧了他的仓库!

    赵景泽心中暗自发誓,若是查出了那人是谁,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将他碎尸万段!

    “王爷……王爷……”家丁匆匆的赶了进来,大半晚的忙碌,几乎让璃王府所有的下人都疲惫不堪,因为救火,身上更是狼狈至极,此刻那家丁感受到王爷身上凌厉的怒气,心中禁不住直打寒颤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赵景泽利眼激射出一道锐利的光芒,怒气没有下去半分。

    家丁忙吓得跪在地上,王爷这是要吃人哪!想到自己的事情,那家丁忙开口禀报,“回王爷,府外有一个小丫鬟求见,说是安平侯府二小姐的贴身丫鬟,找王爷有事。”

    安宁?赵景泽眸子一紧,这才想起昨天白日里的事情,他们约好了,安宁今天来他的璃王府,而他也暗自打算动些手脚,将生米煮成熟饭,可是,现在他满心都是粮食被大火烧了的事情,哪里还有那个兴致?

    脑中浮现出安宁的身影,赵景泽沉吟片刻,还是对着家丁吩咐道,“带她进来。”

    家丁匆匆忙忙的起身下去,不多久,便将碧珠带了进来,碧珠看了一眼赵景泽,那脸上怎么也掩饰不掉的怒气,让她心中浮出一丝畅快,暗道:活该!让你对我家小姐心怀不轨,烧了你的粮食,给你一个教训!

    “你家小姐呢?她让你来的?她为何自己不来?”赵景泽一连问出三个问题,方才在这丫鬟进来之前,他还没有心思见安宁,但稍后一想,他竟十分迫切的想要见到她,或许,女人能够安抚他现在心中的愤怒与狂躁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当下他便改变了主意,昨晚造成了那么大的损失,今天,他希望能够从安宁的身上得到好处与安慰,一想到安宁那婀娜的身子,若是在自己身下,该是何等的销魂,所以,此刻他没有见到安宁,心里自然失落。

    碧珠想到小姐对自己的交代,皱了皱眉,一脸的为难,“王爷,小姐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姐她怎么了?”赵景泽身体一怔,莫不是安宁毁约?亦或者是她出了什么事情?他倒不是担心安宁的安危,而是因为不能见到安宁,不能得到安宁而失望。

    碧珠若有似无的看了赵景泽一眼,继续说道,“小姐她今早本是要来璃王府见王爷,可是,刚出门,在经过大厅的时候,却被老爷叫住了,老爷和大夫人都不让小姐来见王爷,还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说什么?”赵景泽听到这里,面色凌厉了几分,手下意识的紧握成拳,他几乎能够料想得到安平侯爷会是什么样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还说,现在璃王府的粮食被烧了,不能带给侯府好处了,所以……所以……便不让小姐来,还说小姐主动白送上门,什么的。”碧珠按照安宁的吩咐,半真半假的说与璃王听。

    此刻,赵景泽脑袋只觉得轰的一声,怒气似乎要破体而出,随手操起大厅中上好的玉瓶,狠狠的摔在地上,好似将那玉瓶当成了安平侯爷一样。

    “安平侯爷那个老匹夫,竟如此功利,本王和他势不两立!”赵景泽厉声吼道,一听到他璃王府的粮食烧没了,他就如此转身离开吗?哼,那老匹夫见利忘义,果然不是个好东西!

    “王爷……”碧珠试探的叫道,表面上战战兢兢,心中却是浮出一丝得逞,看来,自己这一趟算是完成任务了,小姐不就是要让璃王殿下和安平侯爷破裂吗?现在可不仅仅是破裂而已了啊,这无疑是给安平侯爷树了璃王殿下这么一个大敌。

    哼,算计她家小姐,怎么死的都不知道!

    “滚!”赵景泽此刻对谁都没有好脸色,即便这丫鬟是安宁的人。

    碧珠却没有将赵景泽的这一个侮辱人的“滚”字,放在眼里,反而十分庆幸,她现在可以全身而退了,不是吗?

    碧珠福了福身,忙转身匆匆的走出了璃王府,现在,她要回去向小姐禀报璃王此刻被愤怒包围着的模样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安平侯府。

    已经化妆成二公子小厮的雪儿被家丁引着进了安平侯府的大门,安平侯爷方才在听到家丁说是二公子的人上门,丝毫不敢怠慢,雪儿刚进了安平侯府,便看到安平侯爷带着大夫人三夫人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那满脸的热切倒是让雪儿也吃惊不小,暗自腹诽:这个安平侯爷,谄媚的模样,当真是让人畅快又让人不屑。

    “小哥,你请坐。”安平侯爷亲自招呼道,引着雪儿进了大厅,对这么一个二公子的随从都是恭敬有加,甚至将主位让给雪儿坐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么好的机会,雪儿自然是不会放过的,便也没有拒绝,如此大模大样的坐在了原本属于安平侯爷的主位上,要知道,平日里这个位置,除了安平侯爷,可是谁都没有资格坐的,雪儿心中尤为兴奋,小姐将这么个美差交给她,当真是过瘾啊!

    “老爷,怎的让他一个下人坐主位?”大夫人皱眉道,安平侯爷再重视那二公子,可眼前的并不是二公子啊,不过是一个下人,却要将他当成贵客一般供奉着,大夫人自然是十分不情愿的。

    安平侯爷眉毛一皱,“你给我闭嘴。”

    雪儿也是淡淡的扫了大夫人一眼,想到大夫人对自己做的事情,心中的恨意便冒了出来,敛了敛眉,雪儿淡淡的开口,“安平侯爷,这人又是谁?”

    雪儿的态度,似完全没有将大夫人看在眼里,但是,那神色之间流露出来的对大夫人的不满,她可是丝毫都没有掩饰。

    安平侯爷对这个二公子的随从小心翼翼,自然是看得出来他的情绪的,当下便谄媚的道,“不过是一个不相干的人罢了,小哥你不要怪罪啊!”

    不相干的人?这几个字对大夫人来说无疑就是晴天霹雳啊,她堂堂安平侯府的正室夫人,又素来自视甚高,安平侯爷这般对外人介绍她,当下,她心中便气炸了,正要发作,雪儿却先一步开口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不相干的人,那在这里做什么?”雪儿这是赤裸裸的刁难啊,她就是要让大夫人难堪。

    大夫人脸色更是一阵青一阵白,忙上前想要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下人,可安平侯爷的一句话却让她僵在当场。

    “小哥,我这就让她离开。”安平侯爷虽然不知道这二公子的小厮来他安平侯府是有什么事情,但他是再也不敢得罪食为天了,这些日子所受的白眼与敌对,他还没有经历够吗?

    雪儿满意的点头,大夫人的脸色更是难看,不甘的拉着安平侯爷的手臂,“老爷……”

    他怎能听从这个下人的指挥,他怎能这样对自己?

    安平侯爷嫌恶的瞪了她一眼,一把将大夫人甩开,厉声吼道,“你聋了吗?还不快给我下去,省得在这里丢人现眼。”

    安平侯爷对大夫人甚是不满,他全心全意的讨好着别人,她不但不帮忙,还要得罪了他要讨好之人,他真想一巴掌打死这个祸害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大夫人被安平侯爷那一甩,引得一个踉跄,胸口剧烈的起伏着,此刻杀人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“还不快滚。”安平侯爷眸中的神色又凌厉了几分。

    大夫人心中一怔,郁结的怒气终究还是没有发作出来,深深的呼吸了几口气,满心不甘的转身走出了大厅,该死的!不过是一个下人,竟让老爷这般对她。

    大夫人的手,紧紧的握成拳头,恨不得方才那小厮就在她的手中,她要将他捏成碎末,此时的她,哪里又知道,方才那个刻意刁难她的小厮,正是被她拉入火坑中的雪儿啊,若是知晓,她的脸都怕会绿了吧!

    大厅中,大夫人被赶走之后,雪儿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,转眼看向安平侯爷,淡淡的开口,“安平侯爷,今日我来,是替主子传话来的。”

    她的主子自然就是二公子了。

    安平侯爷一听,眉宇之间浮出一丝兴奋,虽然还不知道二公子是传什么话,但只要二公子肯给他一个机会,他就已经心满意足了,“小哥请说,二公子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雪儿将安平侯爷的反应都看进眼底,眸光微敛,“二公子请安平侯爷去一趟,有要事相商。”

    要事?安平侯爷皱了皱眉,还没有来得及多问些什么,雪儿便立即起身,道,“主子的话已经传到,我便也不多留了,安平侯爷,可别让我家主子久等啊。”

    淡淡的扫了安平侯爷一眼,大步走出了大厅,一想到方才安平侯爷对她的恭敬,又想到大夫人方才那满面愤怒的狼狈,若不是还在安平侯府中,她定要大笑三声,以示庆祝了。

    安平侯爷听闻二公子有事相商,丝毫都不敢怠慢,没有忘记到仓库中拿出两个宝贝,匆匆的赶往了二公子所住的宅邸。

    自从食为天的银面公子大婚之后,这座没有写名字,位于宸王府隔壁的豪华宅邸,便成了二公子的住处,几乎是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,这是二公子的地方。

    安平侯爷到了宅邸外,这座宅邸,比安平侯府强了不知道多少倍,单是在外边这么看着,都不由得心生震撼,这要多大的手笔,才能建成这么大的宅院啊!怕是连四大世家之首的林家,也没有这番气势吧!

    安平侯爷让人通报,但许久都没有得到回音,大厅之中,坐着安宁,云锦,以及韶华郡主,让安平侯爷在外面等,自然是安宁的意思了,让他等等又如何,她高兴!

    碧珠回来向她禀报了璃王赵景泽的反应之后,安宁甚是满意,安茹嫣的事情,加上这一次安平侯爷在大火之后对璃王府的态度,看来,安平侯府和璃王府的矛盾怕是不能调和了啊!

    很好!这正是她想看到的!

    嘴角扬起一抹笑意,安宁见时辰差不多了,便吩咐府中的下人去叫安平侯爷进来,安平侯爷进了府邸,满脑子都猜测着二公子找他有何事,今天好不容易得了这么一个见二公子的机会,他一定要请罪,化解二公子对安平侯府的敌意啊!

    所以,一进大厅,安平侯爷便轰的一声,跪在了地上,其他几人看在眼里,皆是皱了皱眉,安宁淡淡的扫了他一眼,“安平侯爷这是干什么呀?你是四大世家之一的主事者,对七星体育直播这些小辈行如此大的礼,是要折煞七星体育直播不成?”

    安宁对安平侯爷可没有丝毫怜惜,且不说安平侯府和云家的惨案有关,就单单是看在安平侯爷对自己娘亲的冷血无情这一点上,她就不会留情,跪下算什么?他早该为她的娘亲下跪!

    安宁言语之中的责备,让安平侯爷心中咯噔一下,一早就知道这个二公子不好对付,性子捉摸不定,难以把握啊!安平侯爷在心里泛出一丝冷汗,忙解释道,“银面公子,二公子,老朽跪下,是为了请罪啊!”

    “哦?请罪?安平侯爷有什么罪要向七星体育直播请的?”安宁挑了挑眉,扫了安平侯爷一眼,那慌乱的模样,看着让人心中那个畅快啊。

    “府上的人得罪了二公子,得罪了食为天,全是老朽的错,请二公子和银面公子放老朽一马吧!”安平侯爷就差磕头了,若是这二人要他磕头,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磕头,毕竟,经过了璃王府粮食被烧的事情,他是完全没有了希望了!

    现在他只能期盼着二公子能够帮他安平侯府,哪怕是施舍一点也是好的啊!

    安宁眸光微敛,却是沉默不语,但就是沉默对安平侯爷来说,却是无尽的折磨,心中不安的跳着,猜不透二公子的心思!他沉默是代表着不同意吗?安平侯爷便是面对皇上,也没有如此紧张过!

    终于,不知道等了多久,安平侯爷的额头上都泛出了一滴一滴的汗水,安宁这才开口,眼底划过一抹不着痕迹的笑意,“其实,要食为天放过你安平侯府一马,也不是难事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安宁话说到这里,眉毛一皱,倏然顿住。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二公子想要什么尽管说,只要老朽能够办到的,就一定会让二公子满意。”安平侯爷见有了些微的希望,眼睛倏地一亮。

    安宁却是叹了口气,见安平侯爷神色之间又多了一丝紧张,摇头道,“怕只怕,安平侯爷办不到啊!”

    “二公子说说看,便是老朽办不到,也会竭尽全力。”安平侯爷许诺道,这可是惟一的希望了啊,他又怎能轻易放过?

    “当真?”安宁看着安平侯爷,那眉宇之间的笑意,让人看了头皮发麻,尤其是在场的几个了解安宁的人便知道,往往安宁露出这样的表情的时候,那有人怕是要倒霉了,不仅仅是倒霉,怕还是要倒大霉了!

    “当真!”安平侯爷眼中多了一丝坚定,此刻,满心想得到食为天原谅的他,哪还顾得上去留意这个二公子的神色啊。

    安宁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浓郁,端着手边的茶杯,浅浅的抿着,似不在意的开口,“安平侯爷,你府中的大夫人和林家关系密切,这一点,让我甚是不满啊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安宁顿了顿,看了一眼安平侯爷,安平侯爷心中一怔,难不成二公子要他办的事和刘香莲有关?

    安平侯爷正猜测着,安宁继续说道,“如果我许诺给安平侯府一个买粮的机会,那么,安平侯爷是否可以让那大夫人不再是侯府的正室夫人呢?”

    这便是安宁要做的事情,大夫人,那般在意侯府正室夫人的位置,那么,她便硬生生的将她在意的东西从她的身上剥夺,大夫人啊大夫人,她本没有打算这么早的出手,可昨日大夫人的心怀不轨,无疑是提前了她的厄运!

    安平侯爷心中一惊,“你是让我休了她?”

    除了安平侯爷心中吃惊,就连一旁站着的雪儿和碧珠都震惊不小,休了大夫人?那对大夫人该是多大的打击?

    “怎么?你不愿意?”安宁拔高了语调,那声音透着一丝寒意,让人心中犯凉,却隐约又含着几分讽刺,安平侯爷的性子,便只有利益当先,他又怎会去在意刘香莲的心情。

    果然,安平侯爷忙摇头,“愿意,自然是愿意。”

    以前,他顾忌刘香莲,是因为林家,但是现在,林家自顾不暇,根本就不帮助安平侯府,况且,那刘香莲确实给他惹出了不少的麻烦,休了她倒也是为安平侯府除了一个祸害,能够除了这个祸害,又可以得到食为天的原谅,他何乐而不为呢?

    只是,安宁的意思却没有安平侯爷想象的那般简单,沉默片刻,安宁再一次开口,“愿意就好,愿意就好啊!”

    “那老朽这就回去写下休书,休了她!”安平侯爷坚定的道,他越早的休了刘香莲,就能够更早的得到二公子的支持,他自然要快些行动了,一刻也耽搁不得。

    “等等,急什么急?安平侯爷,休了她,你准备怎么安置她?”安宁放下手中的茶杯,微微敛眉,语气依旧平淡得很。

    安平侯爷皱眉,并不隐瞒,“按照东秦国的规矩,被休了的女子自然是要赶出侯府,至于,她之后的事情,便和我安平侯府没有什么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安平侯爷好似甩了一个烫手山芋一般,对大夫人没有丝毫的怜惜,安宁看在眼里,眸中划过一道讽刺,“安平侯爷,她好歹也是你的多年的夫人啊!这般对她不管不顾,是不是太残忍无情了些?”

    安平侯爷身体僵住,生怕自己又惹得这个二公子不快,忙开口道,“二公子觉得老朽该如何安置她?”

    这个二公子,还真是一个难以应付的主啊!

    安宁眸光微闪,故作沉思,片刻之后,似有了主意,“不如这样,休了她,将她留在安平侯府,哪怕是为奴,也不至于让她流落在外啊!”

    安宁的话一出,在场的几人都是神色各异,云锦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,隐隐猜出了宁儿想要做什么事情,那个安平侯府的大夫人如何对宁儿的?又是害了云蓁姑姑的凶手,宁儿自然不会将她放出安平侯府,任她逍遥。

    碧珠和雪儿嘴角不由得抽了抽,大夫人若是被休了,被赶出侯府,还算是好过些,但若是被休了,继续在安平侯府为奴的话,那意味着什么?她们几乎能够想象得到。

    大夫人这些年,在侯府只手遮天的,得罪的人可不少,若是为奴的话,那自然是没有人顾忌她的身份了,该欺负的还是要欺负,甚至还会变本加厉啊!

    心中最是兴奋的,莫过于雪儿了,她觉得机会来了,想那大夫人当初是如何待她的,哈哈……大夫人啊大夫人,你也有今天啊,我雪儿跟小姐是跟对了,我倒是要看看,你在成为安平侯府的下人之后,会是怎样的凄惨。

    雪儿越是想,心中越是迫不及待,甚至有些按耐不住要催促安平侯爷快些回去将这事情给办妥了,好让那刘香莲尝尝低人一等的滋味儿!她雪儿可不会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安宁好似明了雪儿的心思一般,安宁一早便是如此打算的,她也想让刘香莲尝尝被人踩在脚底下的滋味儿呢!看了看有些呆住的安平侯爷,挑眉道,“如何?我这安排,安平侯爷你可满意?有什么困难可以和说我,如果是安平侯爷不愿意这么做的话,那就算了,就当今日我没有对安平侯爷发出邀请,安平侯爷也没有到我这儿来过!”

    安平侯爷回过神来,意识到什么,忙摇头,“不,不,不,老朽愿意,这事情就按照二公子的吩咐办。没有什么困难。”

    安平侯爷自然不会有什么异议,这个时候,安宁若是让他吞石头,他怕也会毫不犹豫的去做。

    “如此便好,那安平侯爷,可别耽搁了,早些办完事情,我等着你的消息。”安宁淡淡的道,眼中的光芒越发的闪耀。

    安平侯爷没敢有丝毫怠慢,忙告辞,转身走出了宅邸。

    等到他走后,安宁也赫然起身,对着碧珠和雪儿道,“走,咱们回府看好戏去!”

    安平侯爷要休大夫人,要将大夫人贬为下人,以大夫人的性子,又怎会轻易的屈就?不过,她便是再挣扎,也逃不过被贬为奴的命运了!

    她要亲自看看,大夫人被贬为奴时的下场!

    雪儿和碧珠忙回过神来,眼中亦是闪烁着激动兴奋的光芒,是啊,事不宜迟,她们得赶紧回去看好戏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谢谢姐妹们送的月票,打赏和钻钻,谢谢姐妹们的支持~

    今天凉凉替好友挂个广告啊,舒歌的名字,姐妹们不会陌生吧,大作《妾倾城》已经出版了上市了哦,出版名是《妃倾城》,文笔细腻,情节精彩,喜欢的姐妹们可要快些下手哦。

    当当网购买地址是:http://product。dangdang。com/main/product。aspx?product_id=23183209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七星体育直播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##| |

12betapp下载 12bet官方手机版APP 12bet_12bet官网 - 中文 12BET官网下载 12BET手机投注 12bet官方网站 - 12bet_12bet官网【VIP】 12bet平台怎么样 12BET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