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七星体育直播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庶女有毒 »  日月同辉 2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日月同辉 2

小说:庶女有毒作者:秦简
返回目录

    元烈似笑非笑,手中一运力,竟然硬生生从对方手中抽回了鞭子,却是毫不理会,又向卢缜抽了过去,卢缜“嗷”地嚎叫起来,满地打滚,原本王季还以为元烈就此收手,却没想到他丝毫也不听自己的劝告,不由也有三分恼怒,心道这旭王殿下实在是欺人太甚了,竟然如此的跋扈。在他看来卢缜不过是一时酒后失德,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过错,不管是旭王还是郭家,都是不应该过于苛责一个酒醉的人。

    李未央在旁边瞧见王季的神情,也是明白了对方的想法。不过摇头,若是酒醉便可以借机闹事,那若是杀了人也能原谅吗?

    王季也不多话,身影一腾,就直接赤手空拳攻向了元烈,元烈冷冷一笑,不慌不忙,虚晃数招,引开他的攻势,转过头来又给了卢缜一鞭子,卢缜叫的比杀猪害惨,众人瞧在眼中,不禁都掩住了耳朵。

    这王季可是出生名家,又深受少林高僧的教导,不但武功卓绝,心性更是十分的坚定,他们本以为只要王季一出手,这旭王元烈定然是要吃亏的,却没有想到在王季的攻击之下,元烈竟然还能回头给卢缜一下又一下,一边交手一边教训,丝毫也不耽搁,那动作流畅的叫人连眼睛都不敢眨。

    王季看到这种情况,眉心一皱,随即又上前与元烈交手数十招之后,趁着空隙厉声道:“还不快走!”卢缜立刻向外爬去,元烈目光冰冷,俊美面孔上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好战与狂妄,他转身反手一鞭,便将刚才急于要向外爬去的卢缜索住脖子卷了回来。

    王季见旭王还是咄咄逼人,不肯放手,眸中不由寒芒大胜,也抽出了长剑,瞬间使出自己的绝招,那长剑在空中闪出绵绵的银光,恍如一朵朵清莲盛开,直接向元烈逼去。

    众人瞧见这样精彩的战斗,不免目眩神怡,而元烈一下子松开了卢缜,卢缜立刻扑倒在地,咳呛不已,面红耳赤,仿佛下一刻就要断气。元烈又和王季缠斗了一起,此时他们两人在室之间不断变招,王季也是师出名门,剑招大开大合、磅礴有力,几乎将那一张桌子都掀翻了,李未央倒退了几步,站在了安全的地方。

    此时,赵月才匆匆地赶了过来,她按照李未央的吩咐,去街上为小少爷买些礼物,却一回来瞧见这种情况,连忙保护李未央不让她被波及。

    元烈借机挡开了王季的长剑,忽将鞭子交至左手,右手在鞭尾一按,鞭子的另外一端竟然弹出一把利刃,变成了前为鞭、后为刃的奇怪兵器,元烈右足点地,身形腾起,一时之间,鞭影刀光如流星满天,王季面色一变,身形后退,一下子被逼到窗边,身躯微微后仰,好不容易才躲开了元烈这一招攻式。

    元烈用真气灌住于利刃之上,慢慢下压,使得王季整个人身躯逐渐向后仰,电火后之间,王季一下子攻向元烈的下巴,却没想到元烈已经腾身而起,极速闪身,随后给了王季一拳,王季倒退了数步,差点栽下窗户去,他苦笑道:“殿下真是好身手,王季佩服。”

    旭王元烈漂亮的不是那一张脸,这样的男人,强悍、硬气,溢满骄傲与自尊,却偏偏手段狠毒,毫不留情,可敬亦复可叹。

    元烈看着王季,对方不但武功高强,而且心机颇深,虽然落败,却是不露声色。这一场打斗,还颇觉过瘾,元烈淡淡一笑道:“既然王公子说情,那我就饶了他,只不过若是再有下一回……”他的话没有说完,目光已经笔直看向了卢缜,卢缜连声道:“不敢!殿下,我刚才是喝多了酒,绝对没有下一回!”这样说着,卢缜想要站起来退下去,却听见元烈冷声道:“从这里一直爬出去,爬回卢家!”

    卢缜吃了一惊,却是不得已又匍匐在地,真的向外爬去。王季看到这一幕,想要说什么,却是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旁人看到没有热闹可看便也散了,一时之间,屋子剩下了他们几个人,这时听见一声轻笑,却是王子矜从门外走了进来,她低声道:“旭王殿下和我哥哥也是不打不相识了。”

    元烈最烦这个扰乱未央心情的女人,他没有看王子矜一眼,转而向王季道:“王公子果然好武功,不愧是师出名门。”

    王季心道:刚才明明是你赢了我,现在还夸我武功好,不是故意讽刺又是什么?他只是云淡风轻地一笑,却不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王子矜见元烈没有搭理她的意思,便转过头向着李未央笑道:“郭小姐好久不见!”

    说什么好久不见,也不过是数日而已。李未央略一点头,走向前来:“原来王小姐和王公子也在春江阁中饮宴吗?”

    王子矜点了点头道:“哥哥说到这里的酒菜十分美味,特意带我来尝一尝,却不料原来是旭王殿下的产业。”

    李未央只是若有深意地看了王子矜一眼,她是真的不知道这是旭王的产业,还是故意为了在这里制造一场邂逅呢?只是依照王子衿骄傲的个性,恐怕不是来勾引元烈的,是要找机会羞辱他才对,毕竟在大殿之上她可是十分不痛快。女人都是小气的,再了不起的女人都是一样。

    今天的王子矜衣着十分的朴素,但她身材高挑,削尖细腰,又兼顾盼生姿,便是十分的风情,轻轻走动之间,身上弥散的并不是寻常女子的胭脂之味,而是一种香草的味道,叫人闻来只觉得十分的舒爽。

    此时,王季已经微笑道:“既然有缘,不如两桌并做一桌,不知旭王殿下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元烈看向李未央,李未央淡淡地一笑,并没有拒绝的意思:“如此也好!”

    于是便有了婢女重新收拾了间,另拼出一席,请他们坐下。

    王季看着元烈,似乎对他十分好奇:“殿下这一身好武功是哪位高人处学得,为什么招式如此的奇异,我却从来没见过?”

    元烈从容一笑:“让王公子笑话了,我自小学的很杂,师傅也有十多位,恐怕是自学成材的多。”

    李未央听到这话倒是微微一笑,元烈说的也没错,这些年来除了秦风以外,皇帝几乎将各种武学的高手都送到元烈面前,让他自行挑选,元烈东学一点西学一点,最后集合数家之长,形成一套自己的剑法,只不过他有的时候会对剑产生厌烦,不时会发明一些新奇的兵器。今天这一种又是长鞭又是刀刃的,若是寻常人瞧来,只怕说他不误正业,发明的东西古古怪怪。

    倒是王季却是分明很是欣赏,他沉吟片刻不由道:“其实,这种兵器倒是可以利用在军事之上。”

    他话刚说完,就听见王子矜道:“哥哥你说的什么话,怎么三句话都不离老本行呢?”

    王季嘿嘿地笑起来,他是有这种习惯,不管什么事都会想到军事上去。

    王季看向元烈道:“殿下的英名早已播于天下,只是不知道殿下原来这么年轻!”上一回皇帝的宴会,王季并没有参加。所以,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旭王殿下,他不由道:“真是英雄出少年!”

    元烈笑了笑道:“这句话用来形容王公子还差不多!”

    王季却是神色自若:“我说的都是实话,并非蓄意奉承,殿下武功高强,只是若是下手能够留三分情面就更好了!”

    元烈目光微沉道:“对付人自然要留三分情面,可是对付畜生就没有这个必要了!”

    王季却并不赞同:“人人都会犯错,只要是旭王殿下给一个机会,想必他一定会改过的!”

    元烈可不这样想,在他看来这世上有些人是无论如何也不知道自己错的,他淡淡道:“我这样做也是为了让他记住这个教训,只有教训足够深刻,他今后才知道不会再犯。”

    王季面上不由露出一丝不以为然的神情,他素来是一个宽容大肚的人,很容易原谅别人的罪过,所以他听见元烈这样说,不免又要劝他。随即旁边的王子矜道:“哥哥,你又强人所难了,这世上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,踩死蚂蚁都要舍不得的。”

    王季闻言,不由笑道:“你又拿我寻开心!”

    王子矜的声音很柔和,说出话来,娓娓动听,却是向着李未央道:“郭小姐也喜欢出门游历吗?”

    李未央原本就含笑坐在一旁听他们说话,此刻摇了摇头:“我一般都在家里呆着,很少出门,今日不过是偶然才会遇上,这桩事情也是一个意外。”

    王子矜点了点头,温和地道:“我倒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走遍天下,可是,如今这局势恐怕不大可能。”

    李未央瞧着王子矜,神色若有所思道:“不知道王小姐此言是何意?”

    王子矜轻叹一声道:“如今,越西和大周之间封锁十分厉害,与大历关系也不是很好,四面八方各个国家,都是各自为阵,若是想要到各处游历,恐怕通关的书就很难办到!”

    李未央见到对方说的话颇有深意,故意装作不明白,只是轻声道:“原来王小姐有畅游天下之意,这样的志向,对一个女子而言,还真是很难得。”的确,对于寻常官家的千金来说,想的不过是找一门好婚事,相夫教子,把自己的日子经营好,可是瞧王子矜野心颇大。

    此时,王季却开口道:“什么时候咱们大家都能够和平相处,百姓安居乐业,各国的关系都十分融洽,那咱们也就可以到游历了,妹妹说的这一天,想必不会很遥远。”

    王子矜抬眼看了王季一眼,却是漫不经心地道:“哥哥寄望于各国和平相处,恐怕不大现实,除非有人一震雄威、统一天下,那就能够做到所有国家都畅通无阻,到哪里都会很太平了,否则就算走也总是断断续续,不够畅快。”

    李未央听到这一句话,目光似炎炎夏日里的冰雪,直直沁入人心:“瞧不出王小姐还有这样的志向,若是让陛下知道一个闺阁小姐,也能做如此想,真是要大为惊叹了!”

    王子矜面上微微一红,却听见李未央继续说道:“只不过若是想要一统江山,却没有那么容易,越西固然强大,但是大周也是军力雄厚,要是想吞并大周,那是痴人说梦,大历虽然较薄弱,但是也有不少的名将,又有千山万水阻隔很难下手,怕是王小姐要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王子矜却是不以为然道:“我国虽然比不上大周的骁勇,却也有雄师数百万,更有无数出色的将领,都是智勇双全,能征善战,为何不能做如此想呢?郭小姐未免太过狭隘。”

    王季却是不赞同自己妹妹的看法,他摇了摇头道:“我不喜欢战争,一旦打起来,便会有无数的黎民百姓,游离失所、家破人亡,要我亲眼见到山河破碎、人民受苦,实在是于心不忍!”

    此时,李未央却觉得好笑,王子矜和王季两人像是调过来了,一个过于有野心,一个过于善良,这还是亲兄妹吗?但李未央显然比较赞同王季的看法,她只是平静地道:“每一个国家都有数百万的臣民,有无数美丽的城市平原,千千万万百姓过着平安的日子,他们的想法不过是平安过日子,娶妻生子,繁衍后代,然后逐渐老去,这样的生活十分平静而且和乐,难道王小姐仅仅是为了实现自己畅行天下的梦想,就要再次掀起战火吗?”

    王季看着李未央,只觉得遇到知己,对方明明清秀眉眼,骤然添了难以言喻的美丽,他不由点头道:“是呀,如果战火一掀,到处都变成残垣断壁,妹妹你还有什么景色看呀!”

    王子矜蹙起了眉头,却转头看着旭王元烈道:“殿下是怎么看的?”

    旭王抬起头却是一愣道:“我对国家大事不感兴趣,我倒是在想,这神仙汤可有什么更好的法子改善一下,让它变得更加美味呢?”

    王子矜听到元烈这么说,神色之中明显略过一丝失望,随后她主动站起身对王季道:“哥哥,七星体育直播也不应该打扰人家太久,这就应该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王季有些吃惊,心道不是你想要来和他们打个招呼的吗,怎么现在又变卦了呢?他想到这里,却是已经快速地站起来道:“好,那七星体育直播就先走了,二位慢用吧。”

    李未央和元烈目送着他们二位离去,李未央微微一笑,秋水眸子清湛:“看来,人家是来相女婿来着!”

    元烈目光之中流露出一丝不屑,却是不以为然的模样。

    李未央想了想,语气平静地道:“她刚才故意用这样的话来试探你,就是为了看你是不是帝王之才,这位王小姐——倒有几分意思。”

    元烈天生带笑的嘴角微微沉下,厌烦地说道:“这样的女人又有什么意思,看着就倒胃口。”随后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,然后看向李未央道:“她的理想是畅游天下,可是却又嫌这里不方便,那里不方便,实在是麻烦。嘉儿,你现在的理想还和从前一样吗?”

    李未央微微眯了眯眼睛:“我对这一些都不太感兴趣,至于所谓的畅游天下,做为一个寻常百姓不也很好吗。到处走又有谁会拦着你,她刚才这么故意说,只这么一个借口,好挑起话头罢了,若是你刚才能够表现得让她满意,恐怕她真的会对你有几分兴趣,可你偏偏如此的不上台面,说不定她已经在心里将你归纳为纨绔子弟那一类了!”

    元烈毫不在意地道:“纨绔子弟又如何,我不需要她来欣赏我。”随即他看着李未央道:“我记得你曾经说过,一直想和我一起去一个你喜欢的地方,做开心的事,不需要荣华富贵,也不需要位高权重,只需要简简单单平静的生活就好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李未央点了点头,定定地看着他:“是,这就是我心里所想,从来就没有变过。”

    元烈的容色不禁微微一暖,语气干脆地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不要管什么父皇,管什么王家的小姐,这些人跟咱们都没有关系,只要等裴后一死,咱们卷包袱就走人,不好吗?”

    李未央微微一笑道:“我想要的是这样,可是你呢?”

    元烈被她问的一愣,随即道:“我?我怎么啦?”

    李未央轻轻一叹道:“你只是为了恪守对我的诺言,不去争不去抢,可是现在你的心里江山和我,是我更重要,但是将来有一天,也许你会后悔的!”这句话,李未央在心里盘旋了好久,此时却说了出来,她的声音有一丝漂浮,神色却是很坚定:“也许十年之后,你会十分的悔恨,当初在江山与我之间,你选择了我,如果是这样,那我就彻底的输了!”

    元烈蹙眉:“我今日舍弃这江山,舍弃的如此干脆,将来也不会有丝毫的留恋。如今我已经很幸福很幸福了,只要留在你的身边,不管在什么样的地方,我都一样的开心和快乐!有江山也好,没有江山也罢,对于我来说,根本就不重要!”

    李未央望着元烈,他的目光透着无言的坚定,她知道,对方所言都是真的。此时,她才觉得有些放心了。她了解元烈的脾性,他说什么就是什么,说一不二,绝不会有半点含糊和隐瞒。既然这样,她还有什么好不安的,王子衿如何,皇帝又如何,谁能挡着她?!谁又有这样的本事?!

    此时,出了春江阁的王子矜面容却是冷淡了下来,她向着王季道:“哥哥,你瞧这旭王元烈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?”

    王季轻轻一叹道:“武功高强却是心思深沉,我也一时瞧不出有什么名堂。”

    王子矜冷冷地道:“他若非是故意藏拙,就是一个纨绔子弟,可是我相信陛下让我嫁的人绝不是个寻常之辈,否则他也绝不会挑中他的。”

    她这样说着容色之中却闪过一丝坚定,可是王季却泼了她一盆冷水道:“傻丫头,难道你没有看出来,他和那郭家的小姐分明是一对,你这样冒冒然上去破坏,恐怕不大好吧!”

    王子矜目光扭转,淡淡看了一眼那二楼之上的间,神色越发的从容道:“这种事情并没有什么先来后到,更何况我这么做也不是出于私心,只是陛下希望促成这门婚事,对于王家来说也不是一个大好机会吗?”

    王季摇了摇头道:“可我总觉得这件事情十分的不妥当,要知道郭家也不是好惹的,要是你抢了郭家属意的女婿,恐怕这事情就麻烦了!更何况,我觉得郭家小姐和元烈很般配,你若是坏人姻缘,我是不会饶你的!”

    王子矜微微一笑,笑容灿若春花道:“哥哥,你也太谨慎小心了,我自信这世上还没有能胜得过我的女子,这郭家的小姐倒是让我起了三分斗志,我真的是很想知道,在我和她之间,旭王殿下会究竟会选择谁?”

    王季看着自己妹妹身影翩然离去,不由蹙紧了眉头,不知道为什么?他的心中掠过一丝不祥的预感,每一次看见李未央,他就觉得这个女子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,妹妹不是试探过了,早就应该对对方有几分警惕,可是如今为何这样的坚持呢?

    王季不知道的是,那一顶后冠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充满了诱惑,不是每个人都像李未央一样,对皇后的头衔厌憎如此的。

    王子矜做为皇帝相中的儿媳长大,自小就是为了这个目标而努力,突然有一天告诉她,她的未婚夫不愿意迎娶她,反而看中一位自己看来不如自己的女子,她心中自然会起三分的不满,待到她看到旭王为了郭嘉竟自甘堕落,跑到这里来开什么酒楼,与凡俗商人为伍时,就更为恼怒了,此刻在她心头,郭嘉恐怕已经成为在背后挑唆元烈放弃帝位追逐的那个人了,而她王子矜正是要承担将元烈带回正途的大业,又有什么不对?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七星体育直播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##| |

12bet 12BET下载 12b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