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七星体育直播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权相嫡女 »  第二十六章 膏药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第二十六章 膏药

小说:权相嫡女作者:木嬴
返回目录

    一夜安眠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锦云去给大夫人请安,站在珠帘外就听见大夫人看着采购单子,蹙紧眉头瞥了眼恭谨站在屋子里的妇人,声音微冷,有些不悦,“八匹锦缎,八匹云缎,大卷五丝缎八匹,怎么突然进这么多绸缎?”

    那妇人正是绣坊的崔妈妈,长的白净,身材欣长,神情亲和,恭敬的回道,“老夫人昨儿派人吩咐绣坊,赶紧筹备二姑娘的陪嫁,这些是给二姑娘做衣裳用的”sg

    大夫人把采购单子搁下,端起丫鬟奉上的茶轻啜,眼角余光瞥着采购单子,“不必了,前儿祁国公府抬来的纳采礼里就有不少的绸缎,就用那个”

    崔妈妈怔了两秒,方才点头应声下去,出门见瞧见锦云,稍微弓了下身子就出去了

    碧玉听见崔妈妈在珠帘外给锦云请安声,仿佛才瞧见锦云一般禀告大夫人知道,大夫人嗯了一声,锦云这才进门问安

    锦云身子半福在那里,大夫人也不说起来,直接问道,“老夫人这两日腿脚利索了不少,是吃了你寻回来的膏药?”

    锦云就保持那个姿势站着,也不抬头,“锦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膏药的缘故,二哥寻回来的药方子,祖母也在服用”

    大夫人轻点了下头,的确不敢断定是哪个有效,“不管有没有用,老夫人的腿有起色是肯定的,那药是从哪里买回来的,回头让人把大夫请回来给老夫人瞧瞧”

    锦云的心咯噔一下跳着,那药是她自己制的,这个世界有没有尚未可知,又从哪里去寻大夫回来给老夫人治腿,不过锦云不敢说找不到,没试试怎么知道,即便是一分消也得用尽全力去找,更何况这可是个出门的好机会呢,“锦云回去就让张妈妈出去寻”

    大夫人这才摆手让锦云退出去,谷竹跟在锦云后头,左右前后瞄了瞄,见没人,忍不住问道,“真要去找大夫吗?”

    锦云睨视了谷竹一眼,挑眉一笑,径直朝老夫人院子走去

    这回进老夫人屋子,锦云不但见到了苏锦妤几个还见到了二太太和苏岚清,尤其是二太太,一脸笑意,“娘腿脚利索了很多,前儿请来的大夫还真有几分本事”

    苏岚清挨着老夫人坐着,“祖母腿疼了一个多月了,总算是见好了,上回我还去大昭寺许了愿呢,赶明儿等祖母腿好了,我要去大昭寺还愿”

    苏锦妤坐在一旁,十分不喜欢苏岚清的邀功谄媚,苏锦容就更见不得她那得瑟的样子,祈疙愿的事又不是只有她一个,说的跟她做了天大的功劳似地,就知道巴结祖母高兴,苏锦容把玩着手里的帕子,笑道,“有本事的可不是大堂姐领来的大夫呢”

    苏岚清听得脸色微冷,每回她有点好事,她准要搅局,“那祖母的腿是因为什么才好的?”

    苏锦容指了指锦云,笑意嫣然,“这你得问二姐姐,那黑乎乎的药是二姐姐找来的,不过祖母也喝了二哥送来的药方子,你领回来的大夫开的药方子,祖母暂时还没用呢”

    暂时没用已经是客套的,那方子是跟之前的大夫开的一样,一样无效,还吃什么呢?

    苏岚清眼睛望着锦云,就是二太太也盯着她,老夫人坐在那里,神色自得的喝茶,这两日腿大好,今儿早上已经能不用丫鬟扶着走几步了,李妈妈说她的腿痊愈有望,她也想知道是什么大夫有这等本事呢,以前要么是吃药,要么是施针,都不见什么起色,唯独这一回用了膏药,腿就不那么疼了,至少夜里不会疼的她睡不安稳,老夫人知道是膏药有效用

    锦云起身回道,“母亲方才已经叮嘱锦云去找制膏药的大夫了,一会儿回去锦云就让张妈妈出去寻,锦云也盼着祖母的腿疾早日痊愈”

    老夫人欣喜的点点头,李妈妈就更是高兴了,“膏药就如此了得了,想来大夫的医术就更非比寻乘,老夫人有福气,孙儿们个个都孝顺着呢”

    二太太的脸有些挂不赚还以为是她请来的大夫治好的老夫人的腿,原来不是,再看几个侄女那似笑非笑的眼神,二太太心头更是恼火,却是顾着长辈的身份,装作不在意的呷着茶

    苏岚清一心盼着老夫人的腿是她想办法治好的,这样不仅能得老夫人的欢心,还能得大伯父的高兴,那样她没准儿就能做皇后了,现在因为苏锦云那黑乎乎的膏药,消成空了不说还闹了笑话,气煞她了,手里的帕子没差点给她撕碎了

    屋子里没因为这事没了气氛,依旧说笑,一会儿大夫人来,跟老夫人商量要给锦云准备些什么样的嫁妆,这事不该她们听,老夫人便让她们去偏屋说话去了

    等到了偏屋,苏锦容就忍不住呛人了,“二哥今儿回书院了,要等半个月才能回来呢,得派人去告诉他一声,让他问问那方子是谁开的才好,不然谁知道祖母是因为什么腿才好的”

    这明着是说锦云,暗讽的可是苏岚清,苏岚清气的嘴皮直哆嗦,贝齿上下撞击,忍不住哼道,“平素就有些人天天把嫡女把孝顺挂在嘴边,不也没能帮上忙么,倒是锦云,不声不响的就寻了药回来,嫡女总归是嫡女,行事作风就是稳重些”

    说完,然后调头看着锦云,关怀的问道,“前儿还听说二妹妹中毒昏倒,可真有其事?也不知道是哪些个没脸没皮的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法害人”

    这事府里可没人敢提及,因为巴豆的事苏锦妤招认了,也罚抄了白篇女戒,苏岚清怎么可能不知道?

    锦云无辜被这些人你推过来我推过去,尤其是苏岚清,需要用她做挡箭牌的时候笑脸相对,帮她打抱不平,可转脸又会恶语伤人,这样的人锦云可没那个功夫搭理,她也不想挨苏锦妤两姐妹的大瞪眼和警告,便道,“这事母亲已经在查了,想来用不了多久就该知道是谁做的”

    苏岚清对锦云这团烂棉花已经气的不行了,她都把话说的那么白了,她都不跟着后头骂两句,甚至是明讥暗讽两句解解火气,活该被两个庶女压的抬不起头来,别哪一天被人害死了都不知道

    ps:求推荐

    a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到阅读

七星体育直播     a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七星体育直播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##| |

12bet 12BET下载 12b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