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七星体育直播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权相嫡女 »  第八十一章 客栈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第八十一章 客栈

小说:权相嫡女作者:木嬴
返回目录

    此时,他们才刚刚出宫门。

    叶连暮搂紧锦云,路上的行人因为下雨纷纷收拾摊子或是往家赶,原本奔驰的马不得不慢下来,锦云衣裳已经被打湿了些,叶连暮抱起锦云,一踏马背,直接落到一家客栈门前,帮锦云抹掉脸上的雨水,许是因为习武练剑的关系,指腹有茧,摸在脸上锦云感觉有些怪怪的,那轻柔的动作仿佛是在碰他最珍贵的东西一般,碰触过的地方温度格外的高些,看着叶连暮俊美绝伦的脸,锦云心漏跳了一拍,神情有些恍惚,不该是这样啊,她说过不整死他不罢休的,他应该仇视她才对啊!

    叶连暮抱着锦云进客栈,小二笑脸相迎,“不知两位是要打尖还是住店?”

    叶连暮想着外面那大雨,这会儿早就是吃午饭的时辰了,吩咐道,“开间上房,多送些吃的上去,另外再送碗姜汤。”

    小二忙上前带路,叶连暮抱着锦云进屋,将她搁在床上,等小二出去关门了,他就解腰带脱衣服,锦云警惕的看着他,“你要干嘛?”

    叶连暮三两下就把外袍脱了下来,直接就扔衣架子上了,瞥了锦云一眼,“你把外面一件也脱了。”

    锦云连着摇头,她身上没沾两滴雨,想起方才下雨那儿,她基本是被他搂着怀里的,头上用玉扇替她挡着的,锦云心里有些暖,叶连暮却坐到她身侧,帮她脱鞋子了。

    锦云一怔,忙把脚收回来,脸红着,叶连暮瞅了锦云一眼,又把锦云的脚搭他大腿上了,帮锦云把鞋袜拖了,瞧见锦云红肿的脚腕,伸手帮她揉起来,锦云挣扎了两回,没结果后,也就由着他了,想着这脚要不是因为他,也不会伤成这样,便心安理得了。

    揉了好一会儿,锦云才低着声音道,“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外面小二敲门声传来,“两位客官,饭菜端来了,可以进去吗?”

    锦云应了声,小二才推门进来,小二端来的是四菜一汤,还有两碗米饭,两人净了手才落桌,叶连暮把姜汤端给锦云,锦云摇头,那味道呛鼻,她不喜欢,结果叶连暮扭着眉头看着她,“喝完它。”

    锦云继续摇头,“我又没有着凉,你忘记了,我自己就是大夫,需不需要我自己还不清楚?”

    叶连暮盯着姜汤,然后看着锦云,眸底有疑惑之色,“不是说你在尚书府落水就病了半个月没好吗?”

    锦云立时语咽,她即便伪装的多好,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稍稍一打听就知道有多少的漏洞,锦云挠着额头,呐呐声道,“我那是不想去请安,装病的,真的,我那是装的,我原想装一个月的,结果实在是趟不下去就爬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叶连暮凤眸微挑,他不信锦云的话,他出嫁前院子里才几个丫鬟,还有陪着她女扮男装出去玩的,必定都是心腹丫鬟,有必要在她们跟前也装吗?还有,右相府守卫严明,她是如何学的医术的,右相有个如此玲珑剔透的女儿,为何传言那般不堪,这一切都透着怪异,叶连暮眸底露出探究之色,锦云心咯噔跳着,接过姜汤,咕噜了两口搁下,然后给自己夹菜吃。

    叶连暮见锦云喝了,虽然还剩下一半,也就不为难她了,将姜汤端起来,锦云还以为又逼她,正要发飙了,结果看他自己喝了,锦云脸颊微红,那是她剩下的好不好,几时这么亲密到共喝一碗姜汤了,忙低头吃饭。

    叶连暮没注意到的锦云的异样,拿出两样东西给锦云,一块碎玉和一支白玉箫,锦云疑惑的看着他,就听他道,“你那支萧我只找到这块碎片了,这支我是赔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锦云瞅着那碧玉碎片,她在这个世界的第一份礼物啊,结果就剩这么点了,感觉好对不住苏猛的一番心意,叶连暮给锦云夹菜,瞥了眼碧玉碎片,“是你二哥的萧吧?”

    锦云倏然抬眸,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曾不小心砸坏了他一支玉箫,把自己的赔给他了,应该就是他送你的这支,”碎片上有他亲手雕刻的图案,这碎片上恰好留了一点,当时找到萧,他就想去找苏猛,后来就没那个必要了。

    锦云,“……。”她二哥什么意思啊,把他赔的萧送给了她?

    叶连暮夹菜吃饭,锦云拿起白玉箫,玉质剔透,不比碧玉萧差,锦云把玉箫搁下,拿起筷子吃饭,这才发现碗堆的小山高了,对面的筷子夹着菜递过来,锦云忙阻拦道,“不用了,我都看不见饭了。”

    叶连暮的筷子这才伸回来,然后盯着锦云,锦云摸不着头脑,结果叶连暮的眼睛在菜上打转,然后落在他碗上,锦云无语,说句话会死啊,害她猜半天才懂,她没给他夹菜!

    锦云真是服了他了,看在他给她夹了大碗菜,她也不能吝啬了,果断每个菜夹了两筷子,高兴的叶连暮伸手捏着锦云的脸,“以后就这么对为夫,知道不?”

    锦云一把将他的手拍掉,一口一个为夫,叫的真溜,“别得寸进尺啊,我这是礼尚往来。”

    礼尚往来?叶连暮皱眉头,紧紧的盯着锦云,锦云夹着菜,“你盯着我,我怎么吃啊?”

    叶连暮目不斜视,锦云只得又给他夹菜,叶连暮这才挑眉笑,锦云翻白眼,她怎么觉得他怪怪的,“我叫苏锦云,我不是苏锦。”

    锦云真怀疑他是不是忘记她是右相的女儿了,再次出声提醒,叶连暮嘴角弧起抹笑来,“你虽是右相的女儿,可你也是安府的外孙女儿,安府能不眨眼就拿出五十万石粮食,对皇上对朝廷的忠心不必怀疑,当初借粮时,我答应安老太爷和你两个舅舅,让你能有个儿子。”

    锦云,“……。”

    锦云清亮若水的眸子里盛满了错愕,嘴角一抽一抽的哆嗦,“你不是开玩笑的吧?”

    叶连暮脸一黑,“什么开玩笑,安老太爷那么疼你,怕我冷落你,我只有答应这个条件,他才与我谈粮食生意,不信,你可以去问他们。”

    锦云有种被雷劈的感觉,外祖父也太疼她了吧,连这都考虑到了,有圣旨赐婚,有右相挡着,叶连暮不一定会喜欢她,甚至进她屋子都不愿意,她不会有什么轻松日子,可她要是有个儿子,下半辈子也就有了依靠,锦云真的想哭了,“你能当没这回事吗?”

    叶连暮真庆幸自己答应了,这会儿完全是理直气壮了,“君子一诺,岂是儿戏。”

    锦云咬着筷子,真想说你生个给我不就好了,可是她说不出来,别说叶连暮会瞪她了,就是外祖父知道了,不训斥她才怪,锦云觉得自己这辈子算是跟他绑上了,低头吃饭。

    锦云食不知味啊,替皇上娶了她,然后又因为粮食答应和她生个儿子,问题是生儿子啊,女儿都不行,这人也真够悲催的,锦云好奇的看着他,“你为什么要替皇上娶我,你是皇上的表兄,没必要牺牲你吧?”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七星体育直播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##| |

12bet 12BET下载 12b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