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七星体育直播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权相嫡女 »  第九十八章 碧玉簪(二更)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第九十八章 碧玉簪(二更)

小说:权相嫡女作者:木嬴
返回目录

    不过锦云不怕,苏嵘怎么也是堂兄,没见过几面不认得有什么大不了的,只能说她恪守闺阁女训,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连他自己都说半年没见又喝了酒,事实她也只是在安氏在世的时候经常见苏嵘,之后搬去小院,几乎就没见过了,有右相和安府作证,她真的还能因为几句流言就成假得了不成?

    锦云好笑的看着那些太太,老夫人拨弄手里的佛珠,右相权倾朝野,还不至于玩这样的小把戏,他原就不打算跟国公府结亲,圣旨既是赐婚了,他犯不着找人替嫁,陪上那么丰厚的陪嫁,还搭上嫡女之名,真正的二姑娘将来什么都没有,安府因为立后一事与右相闹僵,若是弄虚作假,安府不会袖手旁观的,再加上上回暮儿在她屋子里看锦云的神色,摆明了认识她的,锦云若是不出府,压根就没有与暮儿接触的机会,只怕锦云原本就与传闻有异,老夫人拨动佛珠“闺阁女子,不认识堂兄的大有人在,不算什么新鲜事。”

    锦云轻抿娇唇“二堂兄喝的醉眼朦胧,听说锦云是在客栈被抓的,想也不想便认为不可能是锦云,二堂兄已经为自己认错道过谦了。”

    苏嵘道歉过了,你们还在妄自揣测,可就是怀疑她爹有叵测居心了,她爹被污蔑李代桃僵,将来查证属实,国公府吃不了兜着走,那几位太太想了想也觉得不大可能,当日右相府来人说的话她们都听着呢,即便锦云死了,这门亲事都得照样举行,再者锦云若是假的,糊弄的可不仅仅是国公府,还有皇上呢,她可是差一点就成皇后了。

    珠帘晃动,外面有丫鬟进来禀告道“宁王妃和纤依郡主到了。”

    因为怀疑锦云是假的,老夫人神色沉了,叶观瑶有些心惊了,她只顾着想看锦云的笑话,忘记了锦云有可能回去告状,到时候她一准要挨骂,二太太想到这些,用责怪的眼神看叶观瑶,叶观瑶抿了下唇瓣,气的把锦云暗恨上了,这会儿听说宁王妃来了,当即起身去二门处迎接,叶云瑶走到锦云身侧“大嫂也一起去吧?”

    第一次见叶连暮的亲姑姑,她也是要去迎接的,便随着叶云瑶一起出了正屋,走到半道上,叶云瑶扭着手里的绣帕,纠结再三,还是问道“大嫂,你是怎么做到让香融化在墨里还有香味的,我试了两天了,本来挺香的香粉香珠,可是搁进墨汁里后,只闻得见墨汁的味道了。”

    锦云瞧见叶云瑶那小眉头扭的,看来对香墨极有兴趣,锦云便解下荷包,笑道“那是香珠的缘故,我这荷包里还有七八粒,你要是喜欢,我就送你了。”

    叶云瑶有些受宠若惊,跟在后头的叶夕瑶撅起了嘴巴“大嫂,我也想要。”

    锦云轻挠了下额头,略带歉意“我身上只有这么多了。”

    叶夕瑶把眼睛盯上叶云瑶,叶云瑶打开荷包,里面都是用油纸包好的香珠,叶云瑶闻了闻“有兰香,有梅hua香,还有牡丹香,我给你一粒,你要哪个?”

    叶夕瑶鼓起腮帮子,早知道大嫂这么好说话,她就问了“一样一粒。”

    叶云瑶立马合起荷包“只有一粒,多了我才不给呢。”

    叶夕瑶不干,追着叶云瑶就伸手,两人就这样围着锦云打闹起来,走在前面的叶观瑶脸色微沉,娇容似是布满了层寒霜,不就几粒香而已,还真当是什么宝贝了,也不怕在外人跟前丢了国公府的脸!

    锦云几个到二门,等候了两分钟的样子,远远的就见到一个身着华贵的夫人从容迈步走过来,云鬓岌岌,温雅含蓄,她身侧跟着个姑娘,年方十四,面似芙蓉,眉如柳,与她娘有四五分的相似,丝绸般墨色的秀发随意的飘散在腰间,身材纤细,蛮腰赢弱,举手投足,楚楚动人。

    锦云几个福身行礼,宁王妃温和的点头,纤依郡主更是亲昵的唤着表姐表妹,然后把眼睛盯在锦云身上,细细打量起来,她虽然没见过锦云,可是听说过啊,当日在船坊上一次落水,被救上来后,再次跳湖里去,不但找回丢失的玉箫还得了两粒黑珍珠呢,还有那打是亲骂是爱的话,大表哥可不就是那样的人么?

    几位太太也迎接了出来,表达的都是多日不见甚为想念的话,逗的宁王妃欣喜不已,宁王妃和纤依郡主进屋给老夫人请过安后,老夫人便让叶姒瑶几个陪着纤依郡主出去玩,宁王妃今儿可是要去提亲的,一会儿时辰到了,得赶去瑞王府呢,锦云也要退出去,结果宁王妃把她喊住了。

    锦云蓦然回头,再次上前行礼,宁王妃笑招手道“上回你和暮儿大婚,王爷恰好身子不适,我都没来参加你的喜宴,今儿可算是见到了,模样长得真是俊俏,难怪暮儿会倾心不已了。”

    锦云疑惑的眨巴了两下眼睛,乖顺的上前,宁王妃的丫鬟送上一个锦盒,宁王妃拿着递到锦云手里“这是给你和暮儿的新婚礼物。”

    大太太坐在那里,嘴角上挂着笑意,可是怎么也不达眸底,宁王妃与温氏感情很好,温氏嫁进来之前,她们便是闺中好友,这些年对暮儿更是疼爱有加,这里面不乏老夫人和太皇太后的缘故,如今对锦云这般看中,不知道是不是爱屋及乌。

    锦云收了礼物,福身道谢,宁王妃又说了些话,大体是祝她跟叶连暮白头偕老之类的话,很快的,大太太就把话题岔了过去,宁王妃也就不再多说了,待她们谈及求亲事宜,锦云便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叶姒瑶几个就在外面,几个人都围着叶云瑶得的几粒香珠打闹,叶夕瑶要了一粒,她们也要,叶云瑶可不想给,纤依郡主还是第一次听说以香入墨的做法,诧异不已,待锦云出来,就迫不及待的问了,锦云笑道“以香入画不算什么,有些酷爱书法的人,还会把自己的血加到墨里去呢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听的是毛骨悚然,这是有多爱书法,才会这样做,大家感慨了两句,就抛开这个话题了,想着那牡丹香,想试试效果如何,就都围在一起了,吩咐丫鬟婆子准备桌子和笔墨,一群人一起画牡丹,锦云么,她就在一旁看着,谷竹手里拿着锦盒,随侍在一旁。

    大槐树下,清风徐徐,丫鬟端了椅子来给锦云坐,锦云端茶轻啜,小半个时辰就这般过去了,锦云忍不住打哈欠了,那边冬儿急急忙奔过来,福身道“少奶奶,地窖挖到一半,碰到块大石头。”

    锦云听得微怔,怕是很大,不然冬儿不会这么急的来问,锦云见她们画的兴起,便吩咐丫鬟一声,转身回逐云轩了,边走边问“他们怎么说的,一定没办法继续挖下去?”

    冬儿摇头“那倒没说,只是少奶奶吩咐了尽早完工,因为这块大石头,后天甚至是大后天都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锦云皱眉,她怎么就挑的这么的好,有块大石头挡着,锦云直接去了小院,小厮还在往外搬土,见到锦云忙行礼,见锦云要下地窖,有些怔住了,忙阻拦“少奶奶,下面脏呢。”

    锦云轻摇了下头“不碍事,我只是看一眼,看看石头的位置再做打算。”

    地窖挖的不小了,再看那石头,正好在一墙,四周的土都被清理了,这石头要是不弄掉,这地窖的空间感觉少了四分之一,把这么一大块石头砸碎了弄出去,不是一天能完成的了,锦云往四下瞄了瞄,指着左边道“左边往里面挖三尺,右边也挖三尺,至于这块石头,材质还算不错,一会儿去找两个石匠回来,就把这块石头凿成一个石架出来,具体样子,一会儿我会画出来。”

    小厮连着点头,锦云提起裙摆出去,然后回正屋,那石头不算太规整,但是修修能有两米宽的长方形,就凿上三面框子,用来摆香倒是比木头架子好,锦云当即忙活开来,画起来很快,一会儿就完事了,吩咐青竹道“把这个拿给他们,尽量照着这个做,如有调整,让石匠自己看着处理,尽最大可能把那块石头利用上,至于那些锦上添hua的纹理就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青竹点头记下,谷竹这才把宁王妃送的锦盒送上,锦云打开一看,是一套头饰,四支一模一样的碧玉簪,外加一个抹额,玉质上乘,这份礼物可是不轻呢,谷竹望着锦云“宁王妃送这么贵重的礼物给少奶奶,比府里几位太太的贵重多了,是不是要回送郡主一份?”

    锦云点点头,的确要回点东西,凭白收人家这么贵重的礼物,心中有愧啊,可人家是郡主,她还真没什么可送的,难道送香,锦云眉头一挑“把那香膏拿一份装锦盒里,一会儿给郡主送去。”

    ps:继续求推荐票~(未完待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七星体育直播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##| |

12bet 12BET下载 12b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