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七星体育直播 » 恐怖校园小说 » 血嫁 »  不习惯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不习惯

小说:血嫁作者:远月
返回目录

    “冷大少爷,这饭菜一端上来,你闻香而来了,你可真会挑时间,小叶有贵客到,还不赶紧拿多一双碗筷出来?”小叶从短暂的惊吓中缓过来,迅速拿来一个碗,可惜这家伙忘了拿筷,被我一说,死丫头又一阵风去拿了,这家伙就是冒失鬼。

    冷大少爷也不客气,自然无比地坐了下来,似乎是这屋子的主人,但他一坐下来,小叶就不自在了,匆匆扒了几口饭,丢下饭碗溜得无影无踪,但这家伙溜了,就轮到我不自在了。

    “这饭菜我做的,自然比不上冷家的大厨子,冷大少你就将就着吃。”我嘿嘿笑着,连自己都觉得笑得有点怪异。

    “卖相一般,吃起来倒好。”今天莫非太阳从西边升起来?这家伙今天居然说吃起来倒好?

    “如果好吃,冷大少爷你多点吃。”第一次听到他这样直接的赞美,我有点热血沸腾,恨不得将整盘红烧排骨都夹在他的碗上,结果不用我夹,这红烧排骨依然吃得精光,就连青菜也一条不剩,莫非我的厨艺精进了?

    吃完饭收拾好碗筷,我自己泡了一壶茶,这事在冷府干多了,如今再做就有点驾轻就熟了,庭院前面,大树底下,刚好有一张桌子,我将茶端到石桌上。

    “冷大少请喝茶,这是上等的碧螺春,不比冷府的茶叶差,你尝尝。”我无话找话说,免得太安静,气氛尴尬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买下这宅子?”冷凌风一边问,一边打量着这个院子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有一年了吧。”我答。

    “你从来没打算留在冷府,所以一早找好了房子?”他轻轻用盖子刮过茶面,动作娴熟而优雅,袅袅茶香从杯子飘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怕被你赶出来,无处为家,所以一有银两就买了下来,但幸好买了,一年前买下来的时候很便宜,因为地段还是比较偏僻,但现在感觉周边的人多了很多,街道也热闹多了,我听说这样的宅子要想再买,起码是一年前两倍的价钱。”说起自己的英明决策,我心中还是有那么一点得意。

    “凉州人越来越多,商业会越来越繁荣,日后会往这方面发展,现在的地还不算贵,等这里成为中心,旺起来之后,这里会变得寸金寸土。”冷凌风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什么?日后会往这边发展?冷凌风的话在我心中掀起了巨大的浪滔,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我应该及早下手,抢下几个好地段,日后想做什么生意都行,但转念一想,这家伙说的话可信程度有多高呢?

    楚漫云的爹是凉州城主,管辖着这片土地,撇开冷凌风与楚漫云的关系不说,单凭老爷子与楚漫云的爹是好兄弟这一点,他知道这些消息一点都不奇怪,但他会不会故意整我呢?怒我忘恩负义,抢他生意?。

    “那如果我在这里买几块地,日后就是转手,是不是都有银子挣?”我笑嘻嘻地说,想打听得更多一些,但可恨的是这会冷凌风不吭声了,最怒他老是说一半留一半,让你心痒痒的难受极了。

    “你上次对我说谎了。”虽然他的声音很淡,但那清朗的眸子微微染上愠色,我只要不瞎,都能看出这家伙生气了,我骗他的东西不多,并不难猜出他指什么?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怕你生气吗?除了胭脂阁,我还盘下了一间玉器坊,但我那都是小本生意,对你冷家的墨玉坊根本不构成威胁。”其实他能跟到这里来,证明我今天的行踪他都知道了,这家伙的眼线那么多,估计我今日一出现在胭脂阁,就有人跑回去告诉他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没有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我见还有点余钱,所以购买了几处山头,种了点茶树,这事我一早就想跟你说了,七星体育直播做生意不一定是你死我往的敌对关系,你都跟我说,赌玉只有一个人能赢,但做生意就不一样,可以共嬴。冷家的生意当中,茶叶稍弱,品种单一,产量不高,就只有两个茶园,虽然在凉州算是大规模了,但对一些茶乡来说,这样的茶园就显得寒酸多了,根本形成不了规模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又怎样?”这家伙不拿正眼瞧我。

    “我茶叶的规模大,品种齐全,都是优良品种,可以提供廉价的茶青,你负责加工,到时再以高价销售,这笔差价倒不少,这样七星体育直播就不是可以合作了吗?”

    我紧张地看着冷凌风,这点我在心中思量了很久,我无权无势,虽然这一年跟着他走南闯北,认识了不少商人,但论及人脉、号召力,我俩根本无法比,如果我这茶园的茶在他的手里,一定很快拓开销路,在我的手里就困难多了,虽然自己如果能同时肩负加工、销售,那利润无疑是巨大的,但以我的人脉,银两似乎冒险了一些。

    当年那三种新酒,如果是别的酒坊主,不经过一两年,根本就推广不了,而他的只是通过一次盛会,就让他酒坊的酒驰名内外,如今凉州哪间酒楼没有冷家的酒?

    “罗小欢,你还真行,你竟然还整了一个茶园出来?”冷凌风深深望了我一眼,他的话我分不清是褒奖,还是贬斥?他的表情我不知道是欣赏还是指责?总之我的心忐忑着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怎样?”我问他。

    “说得好听是互相合作,共同获利润,但实际并不是这样,你在凉州人都不认识一个,要将你的茶叶推出去,短期根本就不可能,几个山头的茶叶,如果销售不出去,白白浪费了,所以你才想到了我,想借我的人脉将你的茶叶推广出去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日后你的茶叶扬名四海了,资金也足了,就将我一脚踢开,自己加工销售,我冷凌风岂不是又替他人做嫁衣?”听他的语气,看他的表情,我的心拨凉拨凉的。

    “我怎会一脚踢开你,我又不是这种人?”我无比诚恳地说。

    “这事你不是没做过,我不相信你。”这话让我气结,但事实自己真的从他那里学了东西,就跑出来自立门户了,怎么说这都不够光彩。

    “原来冷大少爷是担心这个,这个好办,七星体育直播可以定下契约,七星体育直播茶园长期以最优惠的价钱卖给冷家,如果冷家的茶叶需要量还不足够,我决不做第二家的生意,并且我给你的价格要比其他商家便宜一成,这总得行了吧。”我问他。

    “嗯,这样还可以谈谈,但你不会还有别的条件吧。”这家伙气定神闲地喝着茶。

    “嗯,有条件,但条件不多,就一个,我要求冷家每年必须替我销售出至少三分二的茶叶,如果不够三分之二,你得赔偿我相应的银子。”我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小欢,你这条件是不是太苛刻了?”这家伙将脸凑了过来,那深邃的眸子闪烁着睿智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怎会苛刻呢?冷大少爷既不用投入一点银子到茶园,也避免了天灾蝗虫肆虐的风险,何乐而不为?冷大少爷是一个商人,应该知道我开的条件已经很不错。”我淡淡得说,但手却捏了一把汗,生怕他会拒绝。

    当初买下山头种上茶叶的时候,我并没有想太多,如今发现销售茶叶是一个不容易解决的问题,如果冷凌风答应了,这茶园的销量就不成问题了,虽然会将一部分银子流到他的袋子,但却大大减轻了我的风险与压力。

    “我得看过你茶园的规模,如果规模小,茶树品种好,三分二也不是不可以接受,如果规模大,这三分二得改改。”听到他这样说,我又开始热血沸腾了,这家伙是不是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我这点银子,能有多大规模呢?以你冷大少爷的能力,就是全部交给你销售也不是没可能,看不看都没关系。”说话间,这家伙冷冷地看着我,似乎并不乐意我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今天天色已晚,去了也看不清楚,我明天我带你去吧。”我笑着说,他要求去看看倒无可厚非。

    “我明天有事,就现在吧,也不过太阳刚落山,不过你如果不愿意,那就算了,这事以后再说,反正我并不是特别感兴趣。”他说得漫不经心,我的心又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怕不怕,七星体育直播现在去,我昨晚夜观星象,今晚的天气很好,月色很明亮,即使是晚上也能看得清清楚楚,更何况你只是看看规模,又不是看看茶树有没有虫子,一点都不碍事,不碍事。”我生怕他反悔,回里屋拿了一件厚点的衣服,就准备跟他出去,这可是大事,关乎茶园日后的生死存亡。

    “你还会夜观星象?”某人笑,笑容比天幕的星辰还要璀璨,看起来一点都不冰冷,我会夜观星象有什么奇怪,他的藏书里面,就要好几本这样的书,占卜星相,我都看了些。

    我每天练晚剑,都看那一会天空,看看书上说得对不对,一段时间之后,我发现里面的话不能尽信,但很多却没有错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去茶园吗?我也要跟着去。”这小丫头突然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嗯,那你快点拿一件衣服出来,免得让冷大少爷等了。”我说,小叶蹦蹦跳跳地朝往里冲,走得太快,竟然差点摔了一跤,好在身旁的冷凌风反应快,将她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我看见冷凌风低低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,小叶那白玉般的脸庞顿时红了起来,这丫头转过身子,对我说脚扭伤了,痛得厉害,不去了,说完一溜烟跑了。

    怎么脚扭伤了,她能跑得那么快?怎么脚扭伤了,她要笑得那么暧昧,冷凌风这家伙对她说了什么?问他,但笑不语,装神秘,我回问小叶不就得了。

    “还去不去?不去我回家了,我明天要出远门,还想早点休息。”这家伙明知道我重视这次交易,却偏这样说,一看就知道是故意的,但谁叫自己有求于他,虽然全凉州不仅仅他一个可以合作的人,但不知道为什么,感觉他是最稳妥的人。

    牵马出屋,策马奔驰,初春的风刮面而过,虽然凉凉的,但却不刺骨,吹在身上,扬起发丝,竟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惬意。

    往茶园的路少有人烟,显得很荒凉,但野外青山,溪流草地,空气显得特别清新,让人的心情飞扬,我低喝一声,我坐下的红云追风掠月地飞驰,但无论我有多快,冷凌风始终在我的左边,既不落后,也不超过,这样反倒激起我争强好胜的心,夹紧马肚子,猛拉缰绳,红云快得简直飞起来一般。

    “夜黑,小心路。”冷凌风的话穿透呼呼风声,直透我的耳畔,心禁不住为之一暖。

    “你小心自己就好,我才不会摔倒的。”一路狂奔,但无论我多卖劲,始终不能将冷凌风甩在身后,这让我有点懊丧。

    “我,你甩不掉的了。”他淡淡地说,但不知道为什么,却觉得这话沉甸甸的,很有力度,抬头对上他那深邃的眸子,心尖竟然猛颤了一下,似乎被什么轻轻碰触着。

    “那就试试看。”我挑衅地说。

    “这最好不用试了。”他淡淡地说,月色下那俊朗的脸,更显得轮廓分明,许是七星体育直播的速度太快了,去到茶园似乎并不需要很长时间。

    坐在马上,冷凌风定定看着这漫山遍野的茶树,竟然微微怔住了,听到有马蹄声,没有歇息的茶农张伯走了出来,看见是我,忙迎了出来,问我为什么这么晚还过来,还问要不要来点酒暖暖身子。

    “张伯不用了,我带过朋友过来转转,转完就走,你忙你自己的事情即可。”我笑着说,但张伯还是给我倒上了热水,我接过后,就将缰绳交给张伯。

    “你要不要进来瞧瞧?”我朝冷凌风做了一个请的姿势,两人并肩而行,他一直都没有说过话,那眼睛定定看着这连绵起伏的茶山。

    “这里总共十个山头,最远的那个山头种植的是幼苗,起码还要过两年才能摘,这几个山头早的今年年底,迟的明年开春就可以采青了,这个山头种的是肉桂和铁罗汉,宸城的百姓爱喝,日后可以销往那边,价钱挺高。”

    “这边是宫茶和黑茶,夷州那边的人喜欢,销路很好,那边的是水仙和玉牙,最高那座山种的是云雾。”我一边说一边往茶林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“罗小欢,这茶园真的是你的?我几乎天天跟你在一起,你哪来的时间?”冷凌风停住了脚步,那双眼睛死死盯着我,我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被他看得透透彻彻,浑身不自在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上次出远门没有带上我,我就是利用这两个月盘下两间店铺,买下了这十处山头,一下子花光了银子,我才去参加琴艺大赛,明明三万两都到手了,偏偏给你整没了。”我嘟起小嘴,有点哀怨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就两个月,你就盘下两间铺子,整了这么大的一个茶园出来?罗小欢,你这脑子倒好用的很。”

    一听他这话,我心中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他不会当我是对手了吧?我这一点点东西对他庞大的家业根本没有丝毫影响。

    “我那两间店铺都很小规模,挣的除了给掌柜的工钱,也所剩无几了,这茶园虽然大,但却一文钱都没挣到,与你冷大少爷就根本无法相比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胭脂阁挣不到银子?”这家伙笑了,还要笑地很大声,郎朗笑声飘荡在茶山上空,这笑声听着怎么就觉得那么讽刺呢?

    “何必藏着掖着,罗小欢你就是大方承认你挣了银子,我冷凌风也不去抢你的,你有必要骗我吗?”被他这样一说,我的脸腾一下红了,谁藏着掖着了?说得我很小家子气似的。

    “这茶园,我带你来看了,那七星体育直播今晚说的事,你考虑得怎样?”我抬头看他,他的性感的唇瓣微微勾了起来,带着一抹淡淡的笑。

    “这茶园的规模的确让我惊叹,我甚至有点不相信是属于你的,只不过这茶树还没有采过青,我并不能肯定这些茶叶的质量,如果质量不好,不要说价钱低廉,就是送也未必有人要,你规定我每年从你那里购买三分之二,购买不够,还要赔你银子,这我风险太大,我犯不着。”他气定神闲地说,这时候的他就是一个商人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——”花了那么大力气,结果他还是不答应,真真让人丧气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我的家人我倒不介意赌一把,但你偏偏不是,如果是同住一屋檐下,大家有那么一点牵扯,倒也好商量,但你偏偏昨天搬走了,我想想,为一个外人,冒那么大的风险,犯得着?”

    被这家伙这么一说,我心里悔呀,早知就等签了契约才出来,如今搬走了,我对来说就一个外人,八杆子都打不到一处去了。

    “虽然搬走了,但七星体育直播的交情尚在,我的武功、琴艺是你传授的,可以说你是我的恩师,我是你的得意门生,这关系好着呢?怎能说是外人?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我又不是找不到买家,我打听过了,这钱长鸣也有几个茶庄,生意也好着,只不过我俩关系不比他,我才第一个找你合作,如果实在不行,我最多自己加工,自己销售,我胭脂阁的生意都能这么红火,我就不信这茶叶我做不开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大的一个茶庄,除了我有能力接下你三分之二的销量,你以为钱家有这个能力吗?如果你想加工自己出售,那倒可试试,我倒想看看小欢有什么本事?”这家伙这是什么眼神?什么语气?真是恨得我牙痒痒的——

    “虽然是有一定风险,但你赌玉不就没风险?你不一样乐此不疲?我给你的价钱可比旁的商家便宜一成,这么好的事简直就天上掉馅饼,你竟然不捡?更何况你是行家,一看就茶树,就知道一定出好茶叶,产量也多,你过来看看这棵。”情急之下,我扯着他的手往茶林深处走去,又忘记不是自己的男人碰不得这事。 △≧△≧,

    茶树有人高,我扯着他进入,然后指着几棵茶树叫他看清楚,这可都是极品好茶树,一定多产,并且质量绝对一流。

    突然腰一酸,冷凌风的掌心已经放在我的腰上,虽然隔着衣物,依然能感受到他掌心的温热,这家伙想干什么?

    “价钱比其他商家便宜两成,我就接了。”说话间,他的手微微用力,我整个倒在他的怀中,那腰紧紧抵住他的腹部,他身上的阳刚气息再次扑鼻而来,混着茶树的味道,倒诱人。

    “不行,放手。”我挣扎,弄得四周茶树乱晃,弄碎了一片月。

    “别喊那么大声,我有话对你说。”淡淡月色下,他靠在茶树旁,俊美如斯,目光灼灼地看着我说,我一时竟怔住,但很久这家都没言语,我终于忍不住挣开他的时候,他说了。

    “李伯,熬的汤不好喝。”我感觉头顶又有乌鸦飞过,就这话,要想那么久吗?

七星体育直播     “跟我回家吧,你不在,我了。”了?我微微张大嘴巴看着他,但我还没来得及思考句中含义,他性感的唇瓣,已经迅速无比地堵上了我的嘴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七星体育直播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##| |

12bet 12BET下载 12b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