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七星体育直播 » 恐怖校园小说 » 血嫁 »  醉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醉了

小说:血嫁作者:远月
返回目录

    听到公孙宇的声音,我硬生生停住了脚步,刚刚我生怕宴会结束,我生怕他已经出宫,从此咫尺天涯,所以拼命地往这里赶。头肿起一个大包顾不上,膝盖被摔破了也没时间包扎,心心念念跑来见他一面,但如今确定他就在里面,我反倒心生怯意。

    我该用什么借口进去,这北天帆宴宾客的时候,一般都不欢迎我出现,还有公孙宇能一眼认出我吗?我既想他能一眼认出我,但我又怕他当众喊我的名字,那我的底细就会被北天帆知道,日后连累小姐?

    里面丝竹靡靡,笑声不断,但我的心却矛盾挣扎,我如今穿着华丽端庄,但却一点都不俏丽可爱,公孙宇会喜欢不?我如今一脸老成,已经不复当年明媚,他是否记得我?我该对他说些什么?心乱糟糟的,脚抬了又抬,始终迈不出一步。

    幻想了无数次相遇重逢的场面,但到了真正见面,我点忐忑不安,心慌无措。

    “这次来北国,不但探望了姐姐,看得到皇上的盛情款待,老天爷似乎厚待公孙宇,公孙宇在此敬皇上、三王爷一杯。”公孙宇慵懒绵软,但却撩人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之时,我心咯噔了一下,这话听着怎么像告辞的感觉,莫非他要走了?

    我这下急了,人急头脑发热,什么都不想,就这么冲了进去,御花园灯火通明,乐女正弹奏着轻快的曲子,声音不大,不会影响座中人交谈,舞姬正在中央起舞,身影翩跹,姿态曼妙,座中三人,皆天下美男,看着就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今日的北天帆脱了明黄色的皇袍,一袭紫色,俊美而高贵,坐在中央,的确风采绝伦,皇上右侧坐着的应该是当今三王爷北天离,他身穿月白色长袍,剑眉星目,浑身上下有着不羁,十分惹眼,北国皇子果然都是美男,但我没心情细看。

    我深呼吸了一口气,才敢将目光转到公孙宇身上,今日他依然是一袭白衣,脸颊含春,眉眼含情,一双眼睛会勾魂,我本想看一眼,就将目光移开,但他却像具有某种魔力,死死将我的目光吸住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不见,那拿着烧鸡守在楚府门口的白衣少年已经长大了,他的身躯变得高大挺拔,整个人显得更俊美不凡,浑身上下散发着豪门子弟的风流不羁,虽然人懒洋洋的,但却自有一股说不出的魅惑,尤其那桃花眼——看得我心跳手颤。

    怕被北天帆看出破绽,我很努力地将自己的目光从公孙宇的身上抽离,深呼吸了一口气,就将目光移向北天帆,但刚刚与公孙宇的目光就这么微微碰触,我的脸还是微微发烫。

    有些人无论你怎么大眼瞪小眼,你都不会心慌,但有些人,你的目光只是与他稍稍碰触,你就会慌乱羞涩,心如鹿撞,公孙宇之于我就是这样的一种人,这段时间,我可没少幻想跟他亲热。但公孙宇的目光并没有任何异样,莫非他真的不记得我了?心有点闷。

    因为我突然闯入,所有目光都朝我看来。

    “本宫看到御花园灯火通明,丝竹声声,以为宫妃们在这里自娱自乐,不曾想是皇上在此招待贵客,本宫打扰了。”短暂的慌乱过后,我反倒镇定下来。

    “都是自己兄弟,怎会打扰呢?这是朕的皇兄,这位是来自西凌的贵客,西凌丞相的小公子公孙宇,文武双全,侠义天下。”听到这话,我有点想笑,公孙宇在西凌的名声很臭,是典型的败家子。

    “北天离见过太妃。”北天离与公孙宇的站起来向我行礼,我偷偷看了公孙宇一眼,他脸色如常,没有半点愕然又或者惊讶,他当真不认得我了?我心中百般滋味,没有一种滋味是甜的。

    北天帆看见我过来,也没有见公公赐坐,明显是不想我呆在这里,但我这么难才见公孙宇一面,哪舍得就这么离开?

    “三王爷是自家人,无须多礼,公孙公子是远道而来的贵客,是本宫怠慢了,本宫入宫将近一年,还是第一次见三王爷,本宫今日敬三王爷一杯。”

    北天帆不留我,我只得厚着脸皮留下来。

    “太妃,请坐。”听到我这般说,北天帆身边的李公公忙命人搬了台几过来,我从容自如地坐了下来,并朝三王爷,北天帆、公孙宇遥遥敬了一杯。我一饮而尽,他们大声叫好,也将杯中之酒喝光。

    “太妃好酒量。”公孙宇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公孙公子过奖了。”我朝他笑,我努力从他的眉眼寻找异样,但让我失望的事,他看我的眼神如同看着一个陌生人一般,我的心凉凉的,虽然我知道他不爱我,虽然我也从不奢望有一天他会娶我,但他将我忘得一干二净,我还是说不出的难过与沮丧。

    因为我的出现,我感觉这气氛变得有些怪异,我记得刚刚他们谈笑风生,十分惬意,但无论怎么怪异,无论他们怎么不爽,我今晚就是不走了,只要我不走,他北天帆还敢赶我不成?只是最害怕三王爷和公孙宇告辞回去。

    越不想的东西越出现,几杯酒下去,大家互相闲聊了一会,北天离就以天色不早告辞离去,他要走,公孙宇肯定也是要走的,我一下子慌了,我还没跟他私自说过一句话,我还没有问他是不是忘记我了?怎能这么就走了呢?我只是偷偷看了那么几眼,每一眼时间都很短,我根本就还没有看够,怎能就这么走了呢?

    我不冷静了,也许自见到公孙宇的那一刻起,我就失了分寸。

    “现在天色尚早,三王爷府离皇宫不远,何必急着回去?今日西凌的贵客远道而来,如果只是水酒几杯,那真是怠慢客人了,皇上你说是不是?”我笑着对北天帆说。

    “美人美酒美佳肴,还有皇上、太妃亲自相陪,公孙家估计是几辈行善,才积下这份德,太妃一句怠慢,真让公孙宇惶恐。”听到公孙宇这样说,我心中失望,如果他记得我,今日也算故人重逢,怎么也争取说几句话呀。

    他怎能忘记我呢?他可是日日不间断,风雨无阻,送了我好些年的烧鸡、烧鸽子,他还很温柔地叫我慢些吃,不够他下次再拿多一些,他还笑着帮我擦去嘴角的油渍,说像小老鼠偷吃一般。

    七星体育直播天天都见面一次,偶尔七星体育直播的身体也接触过,虽然这身体接触只是交接东西时,他的指尖轻轻在我的手背滑过,但我也激动了好些天,甜蜜了好些日子,他怎能一句话都不想跟我说呢?

    “太妃,那依你看应该如何呢?”北天帆笑着问我,笑容很明媚,语言很亲切,但我却感到寒意袭来。

    “本宫认为,公孙公子难得入宫一趟,七星体育直播作为主人的,理应带公孙公子逛逛七星体育直播的皇宫,三王爷也好久没有进宫,今夜月朗星稀,不妨同游,说不定能唤起不少童年乐事,这岂不比早早上床歇息来得有趣些?”我笑着说,我得想方设法多看公孙宇几眼,多留在他身边一会。

    “还是太妃想得周到,皇兄、公孙公子请——”听到北天帆这样说,我松了一口气,我发现我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。

    “太妃的额头怎么了?”走得好好的,北天帆突然问道,真是好的不问,专挑坏的来问。

    “昨日高兴,与皇上的妃嫔饮酒作乐,不想不胜酒力,回寝宫之时迷迷糊糊,不小心撞了墙,不碍事的。”我轻描淡写地说。

    “哪个狗奴才侍侯的?明知太妃不胜酒力,却这般疏忽,该重罚,不过今晚太妃也喝了不少,要不要朕命人扶你回宫歇息?万一一会不小心,撞到大树旁,但朕就对不起先帝了。”这死北天帆,果然没句好话。

    “今夜估计是托贵客的福,几杯下肚,没有丝毫酒意,皇上不用担心,这方这亭子叫望月亭,据说在亭子上看到的月亮最漂亮,三王爷自小生活在皇宫,皇宫的一草一木,一亭一台都比本宫熟悉,就不用本宫介绍了,今日就让本宫班门弄斧,皇上与三王爷也好聚聚兄弟情。”

    我一边说一边往公孙宇走去,我尽量让自己的心变得平静一点,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缓,就算看着公孙宇的眼神,也是客气有礼,但天知道我靠近公孙宇的时候,我的有多澎湃,其实我的掌心已经微微出汗了。

    “很早之前,就听闻北国的皇宫大气磅礴,不是其他国家的皇宫可比,今日能亲眼目睹,并且还有太妃亲自介绍,公孙宇荣幸至极。”公孙宇一改刚刚的慵懒,声音难得带着几分诚恳与期盼。

    七星体育直播一起登上观月亭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公孙宇在身侧,我觉得今天处处皆风景,就是天空也是今夜最美,只是北天帆与北天离紧随身后,实在是碍眼得很。

    从观月亭下来,七星体育直播又去了好些地方,我侃侃而谈,公孙宇微笑而听,两人除了皇宫的景致,再无半句闲话,偶尔我也会与北天离搭讪几句,只是苦于始终没有办法与公孙宇独处,如果不是今晚时间这么紧迫,我及早绸缪,估计也还是有办法支走北天帆,但现在我却干着急。

    “皇上——皇上——”就在这时,一宫女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,说何昭仪突然头痛欲裂,太医去看了,却束手无策,何昭仪现在正喊着皇上,想皇上过去。

    “皇上,你赶紧过去吧。”听到这消息,我心中那个开心啊,但脸上却装出几分紧张的样子过来。

    “那朕先过去看看,太妃,皇兄你们陪公孙公子先逛逛,朕一会就回来。”北天帆急匆匆地走了,这何昭仪是皇后的人,跟他北天帆站在同一阵线,自然紧张一些,不过她这次真是病得及时,我心中欢喜。 ,

    “既然皇上有事,七星体育直播也不便打扰,更何况现在夜深,太妃也要歇息,三王爷,七星体育直播还是先去跟皇上说一声,就回府吧。”听到公孙宇这话,我气得可真够呛,我好不容易才等到北天帆滚蛋,他居然提出要走?看来他真的完完全全没将我认出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北天离的一名侍从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启禀三王爷,侧夫人不小心摔了跤,动了胎气,一直喊着肚子痛,夫人现在请王爷马上回府。”听到这话,北天离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三王爷,你先回去,我向皇上告辞,就马上回去。”公孙宇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北天离也不多说,也匆匆忙忙离去了,只那么一会,两个碍眼的家伙消失了,天地间就剩我跟公孙宇两个人,这一切美好得像发梦。

    “公孙公子,你还记得西凌那——那——”

    “小叶儿,好久不见。”我愕然抬起头,他朝着我笑,笑容明媚如胶月,温煦如春风,他叫我小叶儿,我,傻傻看着他,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七星体育直播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##| |

12bet 12BET下载 12b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