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七星体育直播 » 恐怖校园小说 » 血嫁 »  竟然是他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竟然是他

小说:血嫁作者:远月
返回目录

    “朕怎会不原意?”说话间北天帆朝我靠来,属于他身上的男儿气息只冲进我的肺腑,但他似乎没有意识到这点,还一点一点地往前挪动,他身上的气息越来越浓,我的呼吸变得有些困难。

    “要擦就擦,不擦就拉倒。”我睁开眼睛瞪着他,但声音有些急促,胸口微微起伏着。

    “急什么?朕这不就擦了。”他笑着说,话没有说完,他手已经落了下来,他的手绢带着茶叶的清香,轻轻柔柔地抚过我的脸,那一刻,我竟感觉我的脸有春风拂过,痒痒的,但却十分的舒服。

    他轻轻移动着他的手,指尖的温度透过薄薄的绢纱,传到我的脸上,手帕所到之处,一阵干爽,但擦着擦着,他的手往下移动,朝脖子擦来,我真感觉有点不对劲的时候,他的动作突然加快,沿着脖子一直往下,我的心猛一收缩,一把抓住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”我声色俱厉地喊道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朕替太妃擦汗阿,这汗又不仅仅脸上有,太妃的身体也有汗是吧?”某人一本正经地说,那样子就像跟讨论国家大事一样,这死不要脸的,这样的话都说得出口?我感觉一股寒意直透背脊。

    “滚——下流胚子——”我松开他的的手,准备走人,说得准确点,我准备逃跑,因为我已经嗅到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君无戏言,朕答应你的事,怎能半途而废。”我的反应快,他的反应更快,我才刚跑一步,已经被他扯回来,他一只手像铁那样箍着我的腰,另一只朝我的领口袭来,动作又快有利索,似乎这样的事情他已经干了上千回,只那么两下,扣子脱开,他的手就这样直直往下探去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你——你混蛋——”我一急,猛低头往他的手臂咬去,凶狠得像一头狼,但我咬得那么狠,这家伙竟然不肯缩手,真要死了。

    我羞愤交加,气得满脸通红,这真是奇耻大辱,我竟然被他在光天化日之下轻薄了,他堂堂一个北国帝王,竟然在光天化日,做这种无耻下流之事,他不得好死。

    “不错,手感很好。”他说,还一脸的陶醉,我气怒交加,一时又无计可施,但他的手却横行霸道。

    “浅浅,救娘啊——”我这一声凄惨无比,堪称惊天动地。

    “看好公主,不许出来。”北天帆为了掩我的嘴巴,把他那爪子给伸了出来,死死捂住我的嘴巴,然后回头气定神闲地喊了一声。他的手很用劲,我几乎呼吸不了,只能用脚猛踢,用手死抓。

    “娘——娘——娘喊救命,我得出去——”就在这时,我听到了北浅浅浅的呼叫,那惨烈焦急的程度并不亚于我刚才。

    “整理好衣服。”听到北浅浅这样焦急的大喊,北天帆终于肯松开手,在他松开手的瞬间,我一脚朝他的心窝踹去,我自认武功不错,又是近距离的攻击,我这一脚非让他吐几口血不可,但结果这家伙竟然奇迹般闪开了,真气人。

    “整理衣服。”某人怒瞪着我,他还敢瞪我?

    “让他们好睁大眼睛,看看你着禽兽做了是什么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太妃是想让朕帮你。”北天帆话音未落,已经欺身上来,我逃没他快,我挣扎没他大力,我踢他不介意,我咬他也不疼,我就是大喊,北浅浅也被人拦住,出不来,只是她那一声声凄厉的娘,他还是有顾忌,眉头皱了又皱,只是这家伙的动作太利索,三下两下,他已经整理好我的衣裳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你——你禽兽不如——”

    “禽兽不如?似乎是太妃要朕替你擦汗,如今朕只不过是朕履行诺言罢了,要不朕还真嫌脏,一身是汗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你——你才脏呢?你这身体都不知道被多少女人碰过,摸过,本宫被你碰过,洗三个月都洗不干净呢?”

    “娘,你怎么了?”就在这时,北浅浅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——我——我——”我多么想当着北浅浅的面,指着北天帆的鼻子骂他禽兽,但话到喉咙吐不出来,在北浅浅的眼里,我可是她娘,不知道她会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刚刚有一个贼人袭击娘,但已经被娘赶跑了,浅浅不要担心。”听到我这样说,北浅浅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帆帆,你的手怎么了?”北浅浅惊呼,我低头一看,北天帆的手臂已经被我咬得血肉模糊,但即使是这样,我也是不解恨的。

    “刚刚有贼人,我帮着赶贼人,不小心被贼人咬的,好在及时将她赶跑,刚刚那情景实在太危险了,所以不敢让你出来。”北浅浅听到北天帆这样说,那双眼睛亮晶晶的,充满了敬佩,这人做了坏事,还敢在我面前领功,真是无耻得很。

    “玩了一天,饿了没?”北天帆问北浅浅,声音竟很是温柔,北浅浅点头,我现在是在没有心情与他们一起用餐,对着这个禽兽,我怕就是珍馐百味也没有胃口,趁北浅浅不留意,我赶紧走人。

    “仇都没报,就甘心这么走了?还是吃了再走吧,免得被朕轻薄完,还要饿着肚子走,这还不亏死。”我还没有走两步,就被北天帆扯住了,饭菜已经准备好,北天帆一声令下,已经有人端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你还敢承认自己轻薄了本宫?”我怒极而笑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敢承认,你如果不忿,你也可以轻薄朕,朕没有什么不甘心的,要报仇,也得吃饱饭,朕等着的。”我见我无耻的,还没见过如此无耻的,但我却还是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多吃点。”北天帆夹给北浅浅。

    “这个好吃。”北天帆殷勤地夹给我,他不会以为给我夹几块肉,我会放过他吧?他想也别想。

    “帆帆现在乖多了。”北浅浅笑眯眯地说,看向北天帆的目光带着说不出的柔情,我真想不明白她怎会变成现在,北天帆现在明明已经长大,但她还是把他当作那个顽皮的孩子,明明我跟她的母妃没有半点相似,她硬是把我当着她娘,这究竟是什么病?还能不能治啊?

    “嗯,帆帆现在是很乖了,但皇姐似乎却越来越不乖了,听说还爬树了,你不知道这很危险吗?一不小心掉下来,怎么办?我记得以前我爬树的时候,你可拿着长棍子追着我打呢!”听到北天帆这样说,北浅浅的脸唰一下红了,忙低下头,似乎是做了什么坏事一样。

    “但我很开心。”过了一会,北浅浅突然抬起头说,目光如梦如幻,微微翘起的唇角带着一抹醉意。

    “我很开心。”听不到七星体育直播回应,她又重复了一句,声音加大了很多,似乎怕七星体育直播听不到似的,北天帆的表情一窒,拿筷子的手伸到一半,就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北天帆看了看北浅浅,又看了看我,轻轻哼了一声之后,就没有说话,饭桌上的气氛有些压抑,我本来对着他胃口就不是十分好,随意吃了一点,就放下了碗筷,反而北浅浅跑了那么久,胃口极佳,吃得又多又快,一边吃一边说好吃,印象中她在饭桌是从来不说话的,细吞慢咽,优雅而安静,谨守着食不言这皇家规矩。

    “娘,你这衣服破了。”我低头一看,肩膀处的确有几处裂开了,不用问都知道是谁做的好事。

    “破了就换一套得了。”北天帆淡淡地说,说完叫一个宫娥带我去换衣服,寝宫里的衣服很多,我挑一套颜色与款式与我现在这身有些相像的换上,待我出来那会,眼前的情景就差没将我气得七孔生烟,北天帆与北浅浅正在树上玩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“娘快上来呀!”北浅浅现在胆子大了,站在树上,已经敢朝我又喊又挥手的,轻松自如得就在平地上一样,但脸上却绽放着异样的光彩,北天帆看见我出来,将身体斜斜地靠在一根粗点的树干上,头微微扬起,似乎正在吸收天地灵气,那悠闲自在的劲头,当真可恨,我恨不得一脚将他从树上踢飞,摔一个稀巴烂。

    “好久没爬过树了,感觉不错,上来吧。”北天眸对我说,那双眸子秋波荡漾,勾魂惹人,他前世估计是一只千年狐狸精,但他不会以为朝我抛几个媚眼,我就会原谅他刚刚的所作所为吧!

    我冷哼一声,拔腿就走,我带北浅浅上树,他禁止,我跟北浅浅捉蜻蜓,他愤怒,以致光天化日轻薄我作惩罚,才眨眼功夫他却自己带着北浅浅上树,这什么人来的?简直就是禽兽,错,是禽兽不如。

    “等等——”看见我离开,他从树上跃下来,快步走到我跟前,伸手拦住我。

    “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朕想通了,以后你想带皇姐爬树可以,扑蝶可以,就是没事在院子里疯跑我也不干涉,因为我从没见过她如此快乐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还要来?你应该不会忘记我是很记仇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那这个仇你想怎么报?你要怎样才解恨?”

    “算了,朕就站在这里不动给你踹一脚如何?”他问我,软了声音,带着些求饶的腔调。

    “好——”话音落,我摆开架势要踢,他站在那里果然不动,我一脚猛踢过去,但脚就到他身上的时候,我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莫非是太妃不舍得?”某人睁开眼睛看着我,一片柔光,就连嘴角也微微翘起来,他就想得美。

    “自然不是,本宫只是太久没踹过人,先练习一下。”话还没说完,我又一脚朝他踹去,但就临近他身体的时候,我又缩了回来,如此反复几次,他额头渗满了汗,这样很好,就是不踹死他,也吓死他,我心中大乐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踹不踹?”次数多了,他终于忍不住朝我低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说真的还真有点不舍得了。”我于心不忍地说,他听到我的话,眸子又亮了一下,如天幕最亮那颗星星,他笑着朝我靠近一步,嘴巴微动,似乎想说什么,但就在这个时候,我一脚朝他的心窝踹去,我这一脚又狠又快,带上我对他的所有怒火与愤恨,那力度堪称排山倒海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的一声,北天帆往后倒退了几步,脸色更是为之一白,估计身体的血液已经在翻江倒海,我对自己刚刚那一脚的力度很是满意。

    “娘,你怎么踢——”树上的北浅浅可能见到这一幕,声音带着惊慌与不解。

    “浅儿别担心,娘跟帆帆玩的,一点都不疼的,像摸一下那般。”我笑眯眯地对北浅浅说。

    “一点都不疼?李叶,你还真踹啊”北天帆咬牙切齿地看着我,那凶狠劲就差没冲过来将我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“当然,本宫是信守承诺之人,说过踹自然就踹,更何况皇上金口已出,本宫怎可以拒绝?”我笑着说,十分解恨。 △≧△≧

    “你就是踹,也不用踹得那么用力呀。”北天帆摸着他的胸口,似乎很痛。

    “我不踹你的命根子,已经算给面子你了,还敢——”话出口,我脸唰一下红了,我刚刚都说了些什么?

    “还好,还知道什么是脸红。”北天帆不无鄙视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我今日碰了,而我也被你踹了,各不亏欠,今日的事就到此为止,朕有事要走,你再陪皇姐一会。”这家伙嘴里说着各不亏欠,但临走之时,那眼神凶得像头狼。

    他走后,我跟浅浅画画,但这次她画的时候,躲在一旁,不肯给我看她画了些什么?显得神秘兮兮的,但画得很专注,秋波荡漾,一脸桃红,画着画着还低头浅笑,笑得有几分羞涩,莫非是在画意中人?

    两柱香之后,宫娥催了她几次睡午觉,她才肯站起来,起来的时候,将画卷得好好的,谁都不许看一眼,就是睡觉的时候,也搂在怀中,告诫我不许偷看,说话的时候,既甜蜜又害羞,我敢肯定她心里有一个男人,只是这个男人是谁呢?

    只是我天生是好奇的主,她越告诫我不能看,我就越想看看她画谁?结果她睡着的时候,我很不道德地偷看了,但打开画卷的时候,我愣住了,嘴巴张得老大,却忘记合拢,我没有猜测,画的果然是一个俊美的男子,只是我想不到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七星体育直播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##| |

12bet 12BET下载 12b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