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七星体育直播 » 恐怖校园小说 » 血嫁 »  癫狂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癫狂

小说:血嫁作者:远月
返回目录

    那天我与北浅浅画画的时候,我根据自己的记忆,画了一幅先皇的画像,然后递给了她,我会想象到北浅浅会惊恐,甚至我已经做好抱着她的准备,但我绝对没想到北浅浅惊恐到这个程度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——不——不——不要——”北浅浅叫声凄厉得让我毛骨悚然,似乎四周布满了毒蛇一般,她恐惧的眼神空洞而涣散,浑身上下都在剧烈地抖,如狂风中的枯草,她的手不停的挥舞着,似乎有无数魔鬼朝她冲来,她怎么赶都赶不走。

    “娘——娘——不要——不要——”北浅浅脸色惨白得没有一丝血色,就连嘴唇也是白了,我慌了,怕了,我没想到她对先皇的恐惧竟然到达这种程度。

    “浅浅,别怕,别怕,他已经死了,他已经死了。”我拿起准备好的火折子,将先皇的画像烧了,北浅浅眼神呆滞地看着,但浑身上下的抖动不但没有缓解,还变得更厉害,尤其是那眼神。

    我死死地搂着她,但她突然将我推倒,力气大得让我吃惊,我还没有站起来,她已经朝墙壁撞去,整个人如状,浅浅的叫喊惊动了宫娥们。

    我和宫娥都发疯般冲过去,但还是慢了,等我将她拉住得时候,她已经头破血流,我吓坏了,宫娥们也吓坏了。

    “浅浅——”我死死抱住她,但我抱得越紧,她就越恐惧,挣扎得越厉害,口中发出嗷嗷的声音,如一只发了狂的野兽,她发疯地咬我,用手抓我,我慌得六神无主,最后点了她的穴道她才安静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,放开我——”她惊恐地叫。

    “不要——不要啊——”手脚动不了,这似乎让北浅浅更加恐惧,她声嘶力竭地大喊,那声音凄厉而恐惧,那声嘶力竭的样子,似乎一会就力竭而亡。

    “浅浅——”我不敢抱她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北天帆与李大夫闻讯赶来,但他们的出现也没有让北浅浅冷静下来,她似乎已经不认得任何人,谁碰一下她,她都像被火烫,被蛇咬一样,疯狂地大喊,只要一解开她的穴位,她就开始拼命挣脱,用头撞人,撞墙。

    “我是帆帆,我是帆帆。”一向镇定自若得北天帆死死搂着她,但结果却适得其反,她甚至用手抓自己留着血的额头。李大夫也束手无策,硬灌了她喝了点安神茶,但她嗷嗷叫,如小兽悲鸣,似乎七星体育直播灌的是毒药,让人心疼得无法言说,我站在一旁,浑身冰凉。

    闹腾到下午,她的力气耗光了,声音哑了,李太医试图帮她包扎伤口,但她不知道哪来的力气,奋力挣扎,点了穴道,她安静了,但她眼中迸射的恐惧之光,那样浓,那样烈。

    看她稍稍安静,北天帆悄悄解开她的穴道,没想到她一把扯开头上的纱布,然后朝李大夫冲来,又咬又打,没有昔日的高雅,没有昔日的娴静,整个人像是疯了一样,我的头开始发胀,脚微微发软。

    “李太医,怎会回事?”北天帆问,但他的胸膛起伏得厉害,我知道北浅浅在他心中的分量有多重。

    “受了大刺激,完全陷入了,臣——臣——无能——”

    “公主怎会受到刺激?”北天帆看着众人,所有宫娥跪倒在地,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完全陷入?我身体似乎没有了支撑,直直地倒了下去,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。

    “没事吧?”在我倒下的瞬间,北天帆竟然及时将我扶了起来,但这一刻,我多么情愿松开手,让我狠狠地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,其实魂魄还没有回来,北天帆不再理我,狠狠盯着跪在地上的那群宫娥,他一向对我有敌意,为何这次不怀疑我?

    “究竟是怎么回事?说出来朕还会让你保存一个全尸。”北天帆的脸如暴风雨前夕的天幕,阴沉得让人害怕,四周很空旷,但我却觉得空气已经凝固,呼吸是那样困难,我第一次对这个男人产生了深深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退下,是我——是——是我。”我的声音有些抖,因为我在害怕,但我的恐惧没有战胜我的内疚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北天帆转向我,目光燃烧着火焰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浅浅一辈子都这样过,我想医治她,太医说心病还需心药医,解铃还须系铃人,我记得她害怕先皇,所以我画了一副先皇的画像,想唤起她的记忆,也想当面焚烧了那副画像,然后告诉她,画中人已经死了,已经不能再打她,我没想到结果是这样的,我真的没想到的。”我悔恨万分地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再说一遍?”北天帆的眸子变得猩红,那是野兽绝望发出的光芒,他全身上下散发的暴戾之气,充斥着整个空间,我浑身战栗,我感觉他就是一头发了狂的野兽,随时冲过来将我撕碎咬死,多年前那种面临死亡的恐惧再次蔓延到全身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敢拿他的画像给浅浅看?你知道我费了多少心思,才让她淡忘这个人,你——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——我——”不知道是心虚,还是北天帆那红的滴血的眸子,我不自觉地往后退,而他却一步步往前逼,他高大的身躯就如一座大山,似乎随时倒下来,将我压得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她已经是我为数不多的亲人?你知不知道我多艰难才让她活着?你知不知道,你这样做是将皇姐往死里逼?还要她临死前活得那么痛苦,绝望、恐惧?”北天帆眼里的怒意铺天盖地,恨意排山倒海。

    “我——我——”我没有能说上两个字,北天帆的手已经掐住了我的喉咙,我不知道是恐惧还是内疚,竟然茫然地看着他走近,毫无反抗地让他如钢铁般的手掐在我的脖子上,直到呼吸没了,我才开始挣扎,那是一种求生愿望,那是一种对死亡的强烈恐惧。

    他将我的头按在墙上,将我头往墙上撞,头破了,我的手朝他的脸抓去,他的脸出现了几条血痕,我的脚朝他的下档踢去,但这次他没有顾惜他那张俊美得堪称完美的脸。

    我的呼吸越来越困难,四周的空气似乎越来越少,恐惧与难受同在,他的眼神猩红,那一刻的他是那样的陌生,陌生得让我颤栗,那一刻他俊美的脸庞是那样的狰狞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——啊——”被掐住的喉咙只能发出几声低哑而痛苦的声音,我的手挥舞着,明明他的脸很近,但我却够不着,眼前那张狰狞的脸渐渐模糊,我的脚还是努力地踢着,但却像踢在棉花里,惟有脖子那痛是那样的清晰。

    我痛苦的鸣叫着,如濒临死亡的小兽,我的眼睛努力地睁大,再睁大,但却看不清他的脸,甚至他眸子那血红。

    我觉得我即将死了,那一瞬间,我脑海闪过小姐,闪过凉州,闪过白衣翩翩的公孙宇,他在向我招手,我闪过轩儿,闪过我见面并不多的爹娘,我甚至还闪过北天帆那邪恶的脸,他一会朝我吼:李叶,你给我死得远远的。一会他朝着我笑,李叶,你终于彻底消失了。

    我也以为我死了,当他松开手,我倒下去的那瞬间,我觉得自己掉进了地狱,从此远离了尘世。

    但我醒来的时候,发现我还是地上,周围一个人都没有,而此时已经是暮霭沉沉,我摸了一下自己的手,冰凉冰凉的,我将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处,还有心跳,原来我还活着,脖子依然还火辣辣地痛。

    四周空荡荡,看不见一个人。

    我站在北浅浅的寝室前,竟然没有勇气进去,那种怯意如藤蔓那般缠绕住我的心,里面很安静,静得让我觉得整个世界就剩下我。

    我站了大概一个时辰,一声凄厉惊恐的叫声划破整个夜晚的寂静,我听到宫娥惊慌的声音,我听到李大夫的抚慰声,但那一声声如困兽般绝望而惊恐的叫声,一直没有停息,直到这声音嘶哑得再也听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抱住她——”

    “拦住她——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——别咬——别咬——”脚步纷杂,声音慌乱,我重重跌倒在地上,事情怎会变成今日这般?我真的只是想治好她?我真的是想她幸福。

    我跌跌撞撞地冲出去,皎洁的月光正洒向大地,往日这个时候,我和浅浅也许并肩躺在屋檐数星星,无意间抬头,我禁不住往后退了一步,屋檐之上,一个男子将头俯在膝盖,在天幕下,显得那样寂寥,是北天帆。

    我拔腿就跑,我忘不了被人掐住脖子,透不过气来的难受与恐惧,我忘不了那猩红的眸子,但在地道开关启动的瞬间,我的手抖了,这祸是我闯的。

    我回去了,虽然这样的夜晚,我很怕看到北天帆,但还是战战兢兢坐到他身边,等待他的惩罚,这样我心好受些,我上去的时候,北天帆的头已经抬起来,但那眸子冷如冰。

    “不想死,就给我滚,说不定我一会改变主意,掐死你,再扔去喂狗。”北天帆的声音阴森,我绝对相信,他下一刻会突然忍不住,掐死我。

    “我是来受死的。”我的手抖着,但内心的愧疚,让我没有力气挪动半步,七星体育直播就这样坐着,谁也不再说一句话,夜越来越深,也越来越凉,北浅浅凄厉惊恐的喊声在这样的一个深夜是如此毛骨悚然,凉意从背脊渗透到我的五脏六腑。 ,

    “李大夫怎么说?”我问,但没有声音,四周一阵死寂。

    “疯了,彻底疯了。”很久之后,北天帆说,声音很轻很弱,似乎一阵风就吹没了,我的心似乎被什么剜了一下,痛感蔓延。

    “连我都认不得,一解开穴道,见人就咬,看墙就撞。”

    “我——我——我——”我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,此刻说什么话都那么苍白,我没有办法为自己开脱,即使我没有任何恶意,但北浅浅的确因为我变成这样。

    “李叶,我恨你,我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。”北天帆突然朝我扑来,双手再次狠命地掐住了我的脖子,这次我没有挣扎,我缓缓地闭上眼睛,就在我意识逐渐消失之时,北天帆松开了手,我弯着身猛咳。

    “我原以为你能拉皇姐一把,但想不到你却一脚将她踹进地狱,你知道为什么我不想治好皇姐吗?因为清醒后的她,根本不想活着在这个世界上,你知道为什么皇姐,那么怕父皇吗?因为他是一个禽兽,你知道为什么当日我给你一把匕首吗?你知道为什么他死那天,我连一滴眼泪都没流吗?因为他根本就禽兽不如。”北天帆朝着我吼,双手紧握,青筋骤突。

七星体育直播     “我娘不是病死的,她是自杀死的,我看到了,皇兄也看到了,鲜血染红一地破碎的衣裳,皇姐的尖叫,比今日还要凄厉。”北天帆突然仰天大笑,但笑得那样凄楚心酸,我的心一阵收缩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七星体育直播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##| |

12bet 12BET下载 12bet